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诡谲世界 第六章:记录档案

曹兵看着莫山河的神情变化,一脸憋笑,语重心长拍了拍他的肩膀后,就迈步向大厅里面走去。

莫山河见此除了挑眉叹气,当下也只好跟上前去,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嘛

走了百步,他们来到了一个房间里,这房间不过二十平米,并且没有任何家具,或者说除了一个铁笼下降梯,带着复古的风格,便别无他物。

“曹叔你上那弄来的古董啊。”

曹兵像是料到莫山河会有如此反应,满脸得意“这个下降梯可是特事局专利产品,别的国家可是一梯难求啊。”

莫山河嘴角微微颤抖,这怎么看都是中世纪的特有产物,上还有链条和齿轮呢……

“等等,曹叔这下降梯是纯机械运转的?”

曹兵使劲敲打了下铁笼,顿时发出了沉闷的声响“钛合金特制,力学巅峰产物,F级力量特性也能轻松升降超十吨的物品。”

“那现在我们下去需要手动?”

“这倒不用,现代社会了嘛,双系统的,机械动力只是应急措施……”说着曹兵带着莫山河进了这复古的电梯,按下电钮,电梯便缓慢下降。

下降接近百米,电梯才停止了运转,而这一路的岩壁上竟也采取萤光照明。

“是因为那晚全球性断电吗?”莫山河通过手机新闻才得知,那晚不光是他所在的那片区域街灯诡异熄灭,与此同时全球在都出现了短暂电力尽失的情况。

在这百米地下,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排排摆放紧密的书架,上面醒目标识着F,E,D。虽目测书籍不过百本,可如果这些书籍记录的都是秘境诡谲的,这也是让人担忧的。

“小莫想必你也猜到了,这些便是由我们小队记录F,E,D三个等级的秘境档案。”

莫山河点了点头,上前去取了一本书籍下来,入手触感竟有点类似羊皮,但以他的力量而言都觉得很结实。

“曹叔这是高阶异兽的皮毛制成的?”

“嘿嘿,不错这些档案笔记至少都是B级异兽皮毛为原料的。”

莫山河闻言总算感受到了档案局的财大气粗。试着翻看这本标记为E级的档案笔记,眉头不由一皱。

“档案E—1黑衣教徒,能力出现于各个级别秘境中,传播“只有神才能救世”言语,而后消失。主体:未知,解脱方法:待定,鬼神遗物:未知。线索1击杀教徒无效,线索2出现遵循规律(未知)。”

“曹叔这群黑衣人也算秘境?”

“秘境可没有大小,只要有诡谲主体便可称为秘境。”

莫山河点了点头

“虽恰巧翻到了,但这些档案对自己帮助很大,得尽快一一查看。”

曹兵见莫山河久久不语,一把夺过书籍,放在了书架上“走啦,有的是时间来看的,咋们小队的成员们还等着欢迎你呢。”说着曹兵拉着莫山河绕过书架区来到了最里面的办公区。

还未等莫山河走近,已经有三人迎了过来,一人蓝发小哥,框架眼镜配上冷漠神情,妥妥的学霸人设,在蓝发小哥身旁是一萝莉,着装有点像华夏的苗族,走过来时,身上铃铛还铃铃作响。而他们身后,一身穿职装,身材高挑……

“郸雨潼?”

莫山河心底发蒙,不是说档案局是保密机构吗,怎么后勤主管摇身一变成了老板?

“小莫啊这是南海,B级火系特性,同时也是道盾特性大学的高才生。”曹叔指向了蓝发小哥。

“你好。”南海抚了抚眼镜,神情冷漠,语气平稳。

“你好”莫山河礼貌回应,心底也是震惊,先不说南海拥有B级特性,这道盾特性大学可是亚特兰蒂斯特性研究会9大成员学院中的首席啊。这身份即使没有特性加持,也是各国的坐上宾。

“山河哥哥,我是乐颜,你真的好厉害啊,能独自进出秘境,我第一次进去都快被吓哭了,以后你要多照顾我呀。”萝莉还不等曹兵介绍就热情挽住了莫山河的胳膊。

“这是乐颜,我们都叫她阿乐,C级神秘系特性代号巫医,目前有三个能力,一是血疗,能用自身血液治疗最高轻伤二级,二是强化,她的力量,速度,体质,三大基础属性都达到了C级,最后也是最神秘的,名为诅咒,24小时内对同一个体,能以45%的成功率施加一次诅咒,目前记录功效有:1运气下降持续24小时,2身体基础属性下降一个等级持续24小时。”曹兵看着上来就粘着莫山河的乐颜,一副老父亲看闺女的表情。面色阴沉。但还是把团队中的医师能力详细解释给了莫山河。

莫山河尴尬的笑着,他也没想到乐颜如此热情,但心底更多的是惊讶,先不说这超乎寻常无法想象的神秘系特性,那巫师后缀可是真的了不得。

特性出现60余年,各类特性层出不穷,但能以特定命名的特性,无非两点。

一是在某个领域是绝对强大,比如圣灵教堂有个名为圣炎的火系特性,是所有同类特性中散发温度最高的,威力惊人。但这类特性一般都是A级以上才会具备。

而另一种,便是这种特性所带来的能力是第一次出现,并且目前没有同类,但正因如此这种特性有很大的研究价值,各国也是将其视为珍宝。

接连的惊讶无疑不透露出档案局的底蕴,但也让莫山河对顾岚选择自己的做法,产生了更大的顾虑。

“希望我不是被当成了棋子。”

“看见师姐都不先招呼的吗?”郸雨潼语气冷凝,竟带着威压?

还不等莫山河回话,郸雨潼又说到“以后这个小队,南海负责制定计划,我负责作战指挥。你负责其余杂活。至于阿乐负责可爱就可以了。”

此话一出有人喜有人忧,喜的当然是还在莫山河身旁的乐颜,一个劲咯咯直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