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诡谲世界 第四章:诡谲初现

待莫山河出来,青布道长早已不知所踪,身后的那山洞也“轰——”带着整块山壁崩塌了下去。

无奈摇了摇头,便启身向山下走去。

“这天雷纹还真是与时俱进啊。”莫山河脑海中回想起天雷纹,不由发自内心感叹。

“天雷纹等级1功效:1%机率让平A附带等值1%力量的雷电攻击。”

天雷纹犹如一丝闪电纹在了莫山河后背,本质上便于特性区别开来,到是像游戏里的道具?

“世界到是越来越神秘了。”

莫山河走了百息,停在了一亭台前,那被青布道长唤为霞儿的羊角女童,正拿着毛笔认真的书写着什么,就是老远也注意到她泪眼汪汪的。

“师姐我们就抄三遍嘛。好不好嘛。”

身旁一白衣少女环抱着殷红木剑却是不语,只是看着那女童。

“好了好了,就按师父说的抄十遍嘛,不过师姐你这此下山得带着我去。”

“霞儿你再不赶紧抄写,晚饭都没得吃。”

“师姐最讨厌了!”青霞儿忍着泪水手里动作快了几分。

“多谢姑娘的搭救。”莫山河听到青霞儿嚷叫着师姐,也晓得青山不过几人,便知是眼前这英气十足的女子,与青霞儿一起救的自己。

“大哥哥。”青霞儿激动的挥手,顿时笔墨四溅,身旁的青鸾见状,手中的木剑轻划,竟将所有墨点震落在地。

“姑娘好俊的剑法,不知这柄木剑可有名字。”莫山河也知道这询问多少有点冒犯。

“师姐的剑名为落凤,大哥哥别看是柄木剑,它可厉害着呢。”

青鸾反手用剑柄敲在青霞儿脑袋上,眼神示意她赶紧抄写不要多嘴。

“你不必多礼,在青山的搭救,也是我们职责所在,顺着这阶梯下去半炷香便可出山。”青鸾神色淡漠为莫山河指明了下山方向。

莫山河尴尬的语塞,尽管对这巧合感到诧异,但上个纪元太过诡秘,现在知道这剑叫落凤便足够了,“在下莫山河二级猎人,姑娘如果有需要,可到沧海市猎人协会,让我报答救命之恩。”

青鸾依旧是面无表情,到是青霞儿又不敢挥手道别,只好用两只大眼睛表示大哥哥慢走。

莫山河也不再逗留,向青霞儿二人道别后便转身离去。

“这青布道长也不来送送我,难道他就不好奇山洞里发生了什么?”

……

“顾军长第二门扉显现在澳亚大陆上空,澳亚政府已开始迁民,我们承诺帮迁1000万人口是不是有些过多了。”

“小王你今年多大了?”

“27?”

“是啊第一门扉开启时,你我都还未出生,所以不知道为什么彬海省曾十室九户无儿郎。这是一场关乎全人类存亡的战争啊。”顾岚望着窗外的霓虹灯不再言语。

……

莫山河刚下飞机便被特事局的人带走,而后又听到了刺痛他心灵的消息。

“莫队长于六月12日前往澳亚大陆执行绝密任务,距今70天整,尚未有任何讯息。”

莫山河沉默不语,看着父亲的同事们,他才明白原来自己刚从猎人学院回来时,特事局就应通知家属的,但这群有血有肉的战友们硬是违反规定,继续搜寻莫复城。

“嗯谢谢各位叔叔阿姨,不过这事还请别告诉莫羽川,我母亲身体不好,我会找个恰当时间告知他们的。”

“小莫啊别太难过,只是失踪了嘛,曹兵那小子不也一连失踪了半年,结果是被拐去南非州当奴隶,要不是我们的解救,那老小子说不定还在吃猪康呢是吧。”

周围的人齐齐瞪了这汉子一眼。

“嗯我会的,那我就先回去了,谢谢各位长辈们劳心了。”莫山河深深鞠了一躬,便出门离去。

“怎么不把澳亚全面封锁的消息告诉他,万一他执意去那边不是酿成大祸了吗?”

“这孩子精明着呢,会活下去的。”

莫山河独自走在大街上,看着手机中的航班显示——澳亚因山火爆发暂时停止通行,他的泪水才哗的流下。

为什么这些天自己总爱掉眼泪,既然心疼落凤为什么不阻止青衣?如果自己强大不比,特事局定会让我去寻找父亲……

莫山河胸口一瞬间疼痛不已,他半跪蹲在路旁,蜷缩着身躯。

“哎呦,你这人怎么搞得的呐,就这么蹲在路边,也不怕感冒的哦。”一位阿姨路过,嘴里念叨着。

莫山河蹲到了半夜,偏僻的街道已没有了行人。突然他抬起了头,布满血丝的双眼带点疯狂。

“特性!特性!是父亲给我的特性!找到小丑……”莫山河又燃起了希望,慢慢回复理智后,准备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