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诡谲世界 第三章:剑名落凤

还不等莫山河回答,他再次不受控制,向那女子靠近,一股饶人的体香将其紧紧环绕,就算明知眼下危机四伏,他的心神也是一荡。

很快莫山河已经凑到了跟前,那女子眼目含情脉脉,身子也向前微移,一吻而上。

在这一刻,仿佛一起都为之暗淡,一吻便可定天荒。“夫君至此我们便化作比翼鸟,共活一世可好~。”

莫山河鬼迷心窍刚想点头答应,就在这时那被烛火印红的屋顶猛的炸开,连同墙壁也一并破碎开来。

“落凤休在这害人性命。”那尘烟中伫立着一白衣道士,手握暗红木剑,很难想象它能有如此威能。

“怎么会有如此强悍的道士?”

莫山河心生疑惑,父亲在特事局工作,所以他知道整个华夏不过两个道观,一个在青山,一个在嵋顶山。前者人脉稀少,不过了了几人。后者长年避世,几十年都没有出山,莫非恰巧被自己遇见了?

“青衣杀了我这么多次还不够吗?”落凤收起了笑容,神情严肃庄重,简直与刚才判若两人。

“皇极有令,普天神兽,诛!”

尘烟翻滚,在这诡异的气氛中,青衣又一声呵斥“小子还愣着干嘛。”

莫山河猛然清醒了过来,巨大危机感促使他向外逃去,就这一瞬,一股炽热凭空爆裂开来。

“我落凤无愧于天地,更没有弑杀过任何生灵,就为一条缥缈的路,当世皇朝就要将我等诛灭,凭什么!”落凤周身烈焰环绕,狰狞的目光能融化着世间万物。

青衣轻叹了一声“朱雀浴火重生,不死不灭,需用其伴生灵木铸成灵剑,斩杀九九八十一次,将其神血,神魂融噬殆尽。落凤这已经是最后一次了。”

“凭什么!凭什么……”落凤喃喃自语,周身的火焰燃烧的更加旺盛,那一叶华服,那一寸体肤,都在灼烧。在她身后一只火凤显现,发出高昂的啼叫,无比恐怖的温度将周围事物尽数融化

青衣见此轻呼一白气,在空中竟形成了一大股气流将他笼罩,如结界般隔绝了周围的炽热,落凤的神情愈加癫狂,背后巨大的火凤突兀而下朝青衣猛然攻去。

在这一瞬,一种难以言喻的悲愤在天地间回荡,莫山河停下了脚步,不知为何他的内心如刀割般。回头望去几百米处已成了一片火海。

此刻青衣看着逼近的火凤目光变的坚定。手中木剑轻举,磅礴的剑势倾泻而出。“剑名落凤!”

焚烧天地的火焰,如遇天敌,被那剑势尽数斩灭,随着火凤被一剑斩杀,剑势没了阻挡轻松贯穿了落凤的身躯,她眼中的光彩慢慢暗淡,犹如枯木般跌到在地。

青衣收剑,长呼了口气,显然消耗极大。“落霞人间,凤舞九天。这多么美好。”。

就在这时,空间竟焕发七彩光彩,包裹落凤成了一个茧蛹,悬浮于上空。

“升阶?”青衣震惊,握剑的手臂微微颤动,看那光茧愈加闪耀,仿佛有什么生物将要破茧而出。

“落凤天地已有枷锁,你注定失败的!”青衣大喊,像是有什么禁忌让他慌了神。

这时暗红木剑也散发出了光彩,青衣见状无奈摇了摇头,松开了木剑仍其飞向了空中,于那茧蛹融为一体,转瞬间那天空迸发出耀眼光彩,随着茧蛹破开,一绝美女子身批羽衣,滑落而下。

莫山河抬头看着不远处的落凤,内心翻涌,眼泪不知为何顺着鼻梁落下。

“我叫落凤”

“我叫莫山河”

落凤嫣然一笑,纯真的面容,化为了一片又一片灰烬。莫山河悬停在空中的手,显得那么无力。

“没想到落凤最后的夙愿竟是拜堂成亲,这还是凌驾于万物之上的神兽吗?”青衣一声轻哼。

莫山河看向了青衣,他并不瞩目的面庞却让人心神宁静。

“你知道如果我晚来一步,你会怎样?落凤定会将凤血给你,错失一步登天的机遇,你会怪我吗?”青衣看向那空无一物的天空,对莫山河说到。

“你是谁?”莫山河用沙哑的口气询问到。

“哈哈,我会以为你会第一时间询问落凤呢,真是个薄情郎。”

莫山河不语只是看着眼前这白衣道士。

“这不是你的时代,多说无益。”

莫山河听到这满脸震惊刚想开口,青衣却已冲了过来,速度之快。“B级?不至少有A级。”莫山河被青衣一掌击中,向后飞去。

“你应该感到遗憾,一段良缘没能抵住磨难,一个爱你的女子再无法相见,好好活下去吧,带着落凤的那一份。”

莫山河感到有什么东西进入了自己体内,一股能量迸发而出,震的他意识模糊,看着越来越远的青衣在一片水纹波澜中消失,莫山河彻底昏了过去。

“师父师父,活了活了!。”一个羊角女童边跑边喊。

“你师父我一直都好着的”

“不是,不是,是……那客人活了”

青布道长一把戒尺就打在女童脑袋上“那是醒了,上课怎么学的,罚抄三字经十遍。”

“师父~”女童扑朔着眼睛,泪水汪汪。

“二十遍。”

莫山河清醒了过来“明明是被强迫的,为什么我会感到心疼?”,探手摸那鬼藏宝还在胸口,可当感受身体,自己的特性竟已经达到了C级。

“这是青衣给我的补偿?”

莫山河不再多想起身打开了房门,走了出来,青衣那一掌除了有些疼到是没有大碍。

“小友感觉怎么样啊。”

“没多大问题了,不过道长我怎么在这里啊。”

“是我和师姐在山南发现你的,要不是我们你早就被凶兽吃了。”躲在青布身后的女童翘着小脑袋,得意说到。

“多谢小妹妹相救。”莫山河拱手行了个礼。

“不……不用谢。”女童慌忙还礼,已然没了刚才的得意。

“好了霞儿,快去写作业吧。”

“师父~”女童还是一溜烟跑开了去“拜拜大哥哥”。

“嗯,拜拜。”

“小友随我来,特事局的人已经在等候多时了。”青布道长说完便转身在前方带路,这让还想再询问更多细节的莫山河只好紧跟步伐。

青山道观修建的不是多么豪华,见不到闪着金光的屋顶,但这里里外外都透露出磅礴大气。让人心禁敞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