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烽火烈烈锁情思 第六十六章 溶溶月色淡淡风(八)

“对呀。”楚沐歌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艳羡:“我嫂子她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对我们一家人的好,从来都没有理由。”

“我也很羡慕她和我哥哥之间的感情,他们两个人成婚以来一直琴瑟和鸣,也不知道我未来能不能得到这样的感情……”

说到此处时,她看了一眼温墨白,然后又低下了头。

若换作从前,温墨白也只当她是随意的感慨一下而已。可是当他看到了他她的日记后,知道了她对自己也有一种别样的感情。

他便觉得,她的这句话,像是想从自己身上获取那美好愿望的实现。

她的温柔总是会让他无法抵抗,那被自己藏在心底好久的感情,他好想此刻对她表述出来。

他走上前了一步,“沐歌,我……”

“哎呀!”哪知,楚沐歌骤然一惊,好似忽然想到了什么,忙道:“我差点把这事给忘了,墨白,你在这等我一下,我马上回来。”

她说罢便急匆匆的跑了出去,留温墨白一个人怔在原地。他不觉有些无奈与好笑,难道他对她的情意就那么难表述出来吗?

顷刻,楚沐歌将温墨白的那件大氅拿了进来,递给他,“你的衣服已经晾干了,我刚刚差一点把这事给忘记了。”

“我把衣服挂在了外面,万一要是让我嫂子看到了,那可就糟了,不过还好,她没有看到那里。”

温墨白接过了大氅,见楚沐歌如此小心翼翼,他难免有些自责:“沐歌,我这样贸然的进你一个女孩子的房间,这样做真的是不太好。”

“对不起呀,沐歌,给你添了这些麻烦,还要让你承担受人议论的风险。”

楚沐歌却丝毫未曾在意,温婉一笑,温声而言:“你怎么也开始受到那些旧思想的感染了,现在都已经民国了,我都不在意,你怕什么呀?”

“而且我们两个本就清清白白,问心无愧,又有什么可怕的。”

她说的很轻快,言语间没有一丝一毫的担忧。

她果然还是与从前一样,思想开明而又落落大方,没有丝毫的做作与扭捏,也正是这一点,才是最能够吸引到他的地方。

此时的天色已经漆黑如墨,大概已经过了晚上八点的时间了。这个时候,他自然不能再在楚沐歌这里逗留太久了。

“沐歌,真的很谢谢你。天色已经晚了,我不能再在你这打扰太久了,我也该回去了。”

楚沐歌也没有再多做挽留,“好,那你跟着我来,我带你从侧门出去,我们轻一点,别被别人发现。”

“好。”温墨白与楚沐歌一同离开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