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烽火烈烈锁情思 第六十五章 溶溶月色淡淡风(七)

知道温墨白是故意夸赞,楚沐歌忍不住失笑:“不过是一碗姜汤而已,哪有什么美味不美味的,看你说的。”

温墨白望着她那秋水剪影的双眸,面容真挚,“因为是你亲手做的,所以便是世间最美味佳肴,哪怕世间山珍海味,都比不上这一碗姜汤。”

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是发自肺腑的深情。

对上他那双含情的双眸,楚沐歌的心湖不禁荡起了一层涟漪,她脸上泛起了红晕。此一刻,竟觉这一方天地,便是他二人的人世间。

她这个模样着实让他心旌摇曳,温墨白缓缓站起身,望着她,轻轻开口道:“沐歌,我……”

“砰砰砰。”他刚开言,便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

接着便听到门外的一个妇女的声音:沐歌,你在里面吗?”

“糟了。”楚沐歌不由得生出了一丝惊慌:“是我嫂子,要是让她知道你在这里可就坏了。”

“啊……”温墨白也不禁有些慌张:“那我怎么办呢?”

楚沐歌思考了一下又拉过他,把声音放到最低,“你跟我来。”

她将他带到了窗台旁,并拉上了窗帘,让他藏到窗帘里面,谨慎叮嘱道:“你先暂且躲在这里面,我没说话,你千万不要出来呀。”

温墨白应声:“好。”

门外的蒋文琴没有听到楚沐歌的回应声,又一次问:“沐歌,你在吗,你不说话我进去了啊!”

“等一下,嫂子,我在呢。”楚沐歌急忙对门外喊。

她整理了一下神色,去将屋门打开。

门打开后,蒋文琴的脸上写着,担心:“沐歌,我怎么叫那么久你才开门,你在干嘛呢?”

“啊,我……”楚沐歌不由得一阵惊慌。

只能找了个理由搪塞一下:“对不起啊嫂子,我刚刚在看书,看得太投入了,没有听到你的敲门声。”

蒋文琴也并未起疑:“哦,原来是这样。”

她忽然抬起头,目光正落在楚沐歌身后的窗帘上。楚沐歌的心不禁紧了一下,生怕让她发现什么异样。

所幸,她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只是平和而问:“沐歌,刚刚我看到你从厨房出来,厨房的垃圾篓里有残余的生姜屑,可是你做的?”

“我……”楚沐歌先是滞了一下,随即又答:“嗯……是我煮的……”

蒋文琴关切:“你怎么了,是着凉了吗?”

“我……我……”楚沐歌微微语塞,竟不知该怎么回应。

见她这个样子,蒋文琴起了疑,“沐歌,你怎么了?瞧你一头冷汗,又吞吞吐吐的,是不是有事在瞒着我?”

“没,没有……”楚沐歌急忙掩饰并解释:“我今天小日子,肚子疼,有些不太舒服,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