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烽火烈烈锁情思 第六十一章 溶溶月色淡淡风(三)

“墨白!”她的唇离开了温墨白的唇,又继续按压着他的胸腔,“墨白,你快一点醒来啊,你快些醒过来呀。”

“咳咳!”温墨白咳了两声,随即又吐了好几口水出来。

“墨白!”见状,楚沐歌心中一喜,忙拍着他的背,“怎么样,墨白,好些没有?”

他将胸腔中的积水吐出后,便真正的苏醒了过来,他转过头,望向楚沐歌,声音中仍然带着虚弱:“沐歌……”

楚沐歌大喜:“墨白,你真的没事了?”

温墨白轻轻的点了点头。

“太好了!”楚沐歌激动得喜极而泣,“我还以为我以后再也见不到你了呢。”

“你哭什么呀。”温墨白拭去了她眼角的泪痕,含笑安慰:“我还没死呢,而且我哪有那么容易死 。”

温墨白的这一句话,引得楚沐歌又落下了泪,欣喜而又心酸:“说什么死不死的,你要好好活着。”

她又扑到了温墨白的怀中,紧紧的抱住了他,啜泣着:“刚刚那一刻,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害怕,我真的怕会永远的失去你了。”

“没事,别哭了啊。”温墨白拍着她的肩,轻声宽慰:“我答应你,再也不会让你担心了。”

江世儒望着两人如胶似漆的模样,心中的疼痛深入了肺腑,他,是是真的已经失去她了。 可是他有什么资格难过,他又有什么资格阻止,明明是他亲手把她从自己身边推开的。

他的手无力的从树上滑下,手已经被树皮磨出了血。这种眼睁睁看着她与别人亲密的痛彻心扉,几乎要将他吞噬。

“世儒!”那一声尖细的女声从身后传来,只见一辆黄包车载着秦婉心过了丽珊桥。

她下了车,将钱付给黄包车夫,便跑到了江世儒面前,眼露不满,“世儒,你怎么到这里来了,我找了你好久,奶奶和昕冉都担心着你呢。”

她看了一眼地上的楚沐歌与温墨白,但见温墨白是落水才被救出的状态,甚是讶异:“温家少爷怎么了这是?”

她见到楚沐歌,便即刻又冷了声音,咬牙切齿,“果然是这个楚沐歌,你果然是追着她而来的。”

“罢了。”江世儒沉沉的道了一声:“走吧!”

便离开了此处,踏过了丽珊桥,不再回头,亦不敢再回头看如胶似漆的二人,只怕看一次,心就会痛一分。

“哎,世儒……”见江世儒离开,秦婉心也追了上去。

二人离开后便只剩下了楚沐歌与温墨白两个人,楚沐歌平复了心绪后,仍然依偎在温墨白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