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烽火烈烈锁情思 第六十章 溶溶月色淡淡风(二)

江世儒摇着头也乱了方寸:“我……我没想把他推下河,是他自己掉下去的,我……哎呀……”

“墨白,墨白……”楚沐歌被江世儒拉着手臂,却仍然在挣扎着,想不顾一切的跳入河中去救_温墨白。

她的脸色变得煞白,声音都带着惊惧的颤抖。她怎么能够着到温墨白在她眼见出事,直到如今,她方才知晓,他对她有多么的重要,她绝对不能失去他。

“沐……沐歌!”温墨白在水中极力地挣挣扎了几下,又呛了几口水,胸口憋闷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墨白,你不许出事!”楚沐歌的心剧烈的起伏着,颤抖的声音带着哽咽。

江世儒慌乱的想着办法:“沐歌,你先别着急,我们想办法救他上来。”

楚沐歌转过头,望向江世儒,眼中满是愤恨,她生凭第一次以这样的目光来看他,“江世儒,如果你把墨白害死了,我不会放过你!”

楚沐歌一向温婉,平常对他说话也是柔声细语,生平第一次对他这般疾言厉色,竟为了另一个男人。

江世儒的心中,不禁涌起了一阵阵的难过。但他深知,此刻并不是难过的时候,救人最重要。

他即便再妒忌,再讨厌温墨白,也不真的害死他。

若传出去,让人知道江氏商行的经理害死了人,那他的一切就全完了。

“来,沐歌。”他走到不远处,从树林中拔起了一根竹竿,递给楚沐歌,“把这个递给他,让他抓住,咱们把他拉上来。”

楚沐歌没有多看他一眼,抓过竹竿,就像河中递了下去,急切呼唤着,“墨白,你能不能听到我说话?你快抓住竹竿,我们把你拉上来!”

温墨白虽然呛好几口水,胸口憋闷得说不出来,但神志还是清醒的,他能听到楚沐歌的说话声,竹竿递下去后,他拼力的抓住了竹竿。

确保他抓住了,楚沐歌便大声叮嘱:“抓紧了,千万不要放开。”

温墨白说不说话来,只能费力的点着头。

楚沐歌与江世儒两个人合力,将温墨白拉了上来。两个人将他扶上来后,他便坐倒在了地上,剧烈的咳嗽着,从口中吐出了好几口水。

“墨白,墨白,你怎么样?”楚木哥拍着他的背部,还没能放下担忧。

“沐歌……”温墨白迷离的双眼中已经模糊视线,他眼中的楚沐歌是若隐若现的。

方才落水时,他极力挣扎,精神也极度紧张。如今被救了上来,耗尽了体力,也松懈了下来,便眼前一黑晕了过去,他的头垂在了楚沐歌的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