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烽火烈烈锁情思 第五十九章 溶溶月色淡淡风(一)

“江世儒,你别自作多情了。”

楚沐歌被她束缚得很是难受,“我是不会相信你的鬼话的,我的心里也早就没有你了!”

“不可能!”江世儒似乎失去了理智,扳过楚沐歌的肩,紧紧的盯着她的脸颊:“我才不会相信你,你心里的那个人,只能是我,还能是谁?”

他说罢心中便猛然一颤,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让自己难以接受的事。

他眸光沉沉,闪烁着犹疑与忧心,“难不成,你是喜欢上温墨白那个小子?”

楚沐歌的心中也是一颤,却只是转过脸,冷着声音对江世儒道了一句:“左右不是你了!”

她说罢便转身欲离开,却不想竟被江世儒拽了住,抵在了桥边的栏杆上。

他心中满是害怕失去她的畏惧,占有欲已经积满了他的整个内心,让他全然失去了理智。

他紧紧的握着她的双肩,“不,不可能,你的心里必须只能有我,不可能有别人。你只能做我江世儒的人,你休想喜欢上别人。”

他说着便要强吻楚沐歌,他这个蛮横而又暴戾的样子,让楚沐歌感到无比的害怕,她只能拼劲力气的挣扎着。

“你别碰她!”忽然听到了一个强有力的声音,紧接着江世儒便被一个人拉了开。

慌乱之中,只见温墨白满面愤慨的站在江世儒面前,愤“江世儒,沐歌已经与你没有关系了,你又要对她做什么?”

沐歌已经被吓得失了神,见到温墨白那高大的身影,立于自己面前,顿时感觉找到了所有的安慰的臂膀。

“墨白!”她低声呼唤,不知不觉从眼角流下了泪水。

“沐歌!”温墨白知道她受了惊吓,便把她拉到自己的怀里,拍着她的肩,轻声安慰:“沐歌,别怕,没事了啊。”

楚沐歌亦抱住了他的肩膀,把他当作自己坚实的依靠,伏在他的肩上,低声啜泣着。

江世儒见到这一幅画面,不觉心又被猛烈的刺痛了一下,妒火熊熊烧了起来,“凭什么?凭什么?你凭什么要相信这个男人不相信我,我才是你该爱的人!”

他又猛烈的冲上前去,欲要拉回楚沐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