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烽火烈烈锁情思 第四十六章 一刹烟雨落空明(五)

而温墨白也没有在听相声,只是一直是在关注着楚沐歌的情绪,看她是不是还在难过,看她有没有舒展郁结。

比起江世儒的自私凉薄,温墨白这种无微不致的关怀才是真正让自己值得珍惜的吧。

他并没有像江世儒那样,口中说着什么海枯石烂,地老天荒,到头来却什么都没有做到。他对自己的关心,从来都没有挂在嘴边,只体现在行动上。

她心念,在自己最难熬的时候,他却肯花自己一下午的时间来陪自己。在自己遭遇背叛的时候,陪伴在她身边,给她安慰的人竟然是他。

楚沐歌,你何德何能得此益友呢。

一场相声结束后,已经到了黄昏的时候,楚沐歌的心情也好了许多。她的郁结得到舒展,并不是因为听了相声,而是因为温墨白的默默陪伴,暖了她那颗遍体鳞伤的心。

“沐歌,你喜欢今天的相声吗,觉得怎么样啊?”出了文周社的剧场后,温墨白关切而问。

楚沐歌笑了笑:“我很喜欢,心情也好了许多。墨白,谢谢你肯陪我。”

温墨白也放心了一些,“只要你好了,我就放心了。你已经离开家这么久了,你若再不回去,恐怕你的家人真的会担心的,是时候你也应该回去了吧,我送你回去吧!”

楚沐歌这一次没有再选择逃避:“好。”

温墨白将楚沐歌送到了楚公馆的门口:“沐歌,你记住,一定要开开心心的。就像你曾经对我说的那样,在岁月静好的时候,没有什么事情是值得发愁的。无论别人会怎么说,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好。”

“其实这个世界上值得你的男子还有许多,不是非他一个不可的,比如……”

比如我啊,比如我,早已经把你深深的刻在心里了。

可是当我明白自己对你的感情时,你已经成为他人的未婚妻了。除你之外,再无人让我这般心动,这般奋不顾身过。

然而,这些话终是不能对她说出来的。她刚刚受了情伤,自己怎么能够现在对她说这些让她徒增烦恼。

楚沐歌微笑:“我都明白的,墨白,谢谢你。”

温墨白也淡淡笑了一笑,“你明白了就好,既然这样,那我便回去了,我们改日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