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烽火烈烈锁情思 第四十四章 一刹烟雨落空明(三)

她顿了顿,又毅然开口:“我已经看清楚了他的真面目,以后便再也不会相信他了,从此以后也再不会和他来往。以后他要娶谁,和谁联合,那都是他自己的事情,与我无关。”

“我已经与他恩断义绝,因为我心中的那个世儒哥哥已经死了。他已经被我埋葬在了过去,埋葬在了往昔。以后他只是江氏钱庄的经理,江家大少爷江世儒,再也不是我的世儒哥哥了。”

楚沐歌说得毅然而决然,没有丝毫的犹豫,也没有丝毫的不舍。她纵然从前再爱江世儒,可知道了他的真面目后,该断的,她还是毫不犹豫的断了。

她纵然性情温婉,但却从不优柔寡断,是个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性子。

从前温墨白被她超凡脱俗的气质所吸引,如今更为她这种当断则断,凛冽决然的性情所折服。

可是在她坚强的外表下,温墨白却看到了被压在心底的那丝凄凉与伤痛。纵然她再决绝,可是那十几年青梅竹马的情谊,也不是一时间说放就能放得下的。

她虽然外表平静如水,看不出任何的伤痛,眼中也只是坚毅和决绝,可是她心中的伤痛,又有谁能真正的感同身受?

温墨白虽然倾慕她,但此刻看到她被江世儒退婚,竟丝毫没有所谓的庆幸。他不喜趁人之危,也不愿看到楚沐歌这样伤心难过。

此刻他心中有的只是对那个背信弃义的小人的愤恨,那个人可以拥有的,是他最想得却不能得到的。而他却不懂珍惜,竟狠狠的伤了这么一个好姑娘。

而楚沐歌表现得越是坚强凛冽,他便越是心疼她,甚至比看到她痛苦还要让他心里难受。

他知道,她与江世儒有着青梅竹马将近二十年的情谊,如今她固然看清了他的本质,也不可能说放就能放下对他的全部感情。

她坚强的外表下,压抑着的大概是一颗被伤的遍体鳞伤的心吧,那个伤他心的衣冠禽兽是真的可恶至极!

温墨白固然替楚沐歌不值,但是该明白的道理他还是明白,他即便再愤恨江世儒的作为,可楚沐歌不许,他终究是不能对他做什么的。

若因一时冲动而意气用事,只怕到头来会给她增添更多的烦恼。

他只得轻声安慰楚沐歌:“沐你现在认清了他的本质也不算晚,至少没有给你造成什么遗憾。如今知道了就好,放下他,重新来过吧!”

“你说的对。”楚沐歌决然道:“这个世界上没有谁离了谁就不能活的,没有了他,我还一样可以好好活着。”

起初得知她被退婚这个消息的时候,温墨白心中万分焦灼,生怕她承受不起这个噩耗,而出了什么事情。如今见她这般决然,他心中的担忧也终于放下了。

她并非是那般脆弱的承受不起任何打击的人,她不会因为情殇而寻死觅活,是他小看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