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烽火烈烈锁情思 第三十章 落花有意水无情(二)

江昕冉在一旁欢声提议:“婚礼的那一天,你也要来呀,你是沐歌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对吧,沐歌?”

“当然啦。”楚沐歌自然是极其乐意:“墨白也是我的知己好友,我自然是诚心邀请你来的。婚礼之前我是会发邀请函的,那一天,你也一定要来呀!”

闻言,温墨白先是一怔,随后又呆呆开口:“自……自然。”

此时此刻,他竟不知道自己是该开心还是该难过。

开心的是,她还是一直当自己是一个很重要的朋友的。可是她却邀请自己参与她与别人的婚礼,她要他怎么能够承受得住?

“哎呀,对了。”楚沐歌好似忽然想起了什么,站起了身:“世儒哥哥让我三点过去与他选婚纱,我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墨白,昕冉,那我先走了。”

“好的。”江昕冉应着:“快点去吧沐歌,别让我哥哥等你久了。”

选婚纱……她此刻大概是最幸福的吧?他尽管无数次劝说自己,看到她幸福,他就应该放手。可是他终究是无法做到真正的不难受。

心中的寒凉更甚一层,他也只是沉声的到了一个字:“嗯。”

楚沐歌轻轻地道了声:“回见。”便匆匆地走下了楼。

“哎呀。”江昕冉看着她欣喜的样子,不禁感叹:“你看沐歌,现在多幸福啊,不知道这样的幸福什么时候能轮得到我。”

而温墨白也只是望着楚沐歌离去的背影,怔怔出神。

“墨白,你的这幅水墨画画我昨天就已经为你画好了,另外两幅山水画也快画好了,你再过两三天就过来取吧。”

江昕冉一边给水墨画压着膜,一边絮絮着:“我原本打算今天上午就给你的画把膜压好的,可是啊,我哥非得这个时候来,让我今早就赶出他和沐歌的水彩画。”

“他说让我一定要画的又好又快,他要拿这幅画贴到她和沐歌新房的卧室上,还说我必须把一生所爱,唯有沐歌这几个字写得特别漂亮。我是学美术的,又不是学书法的,他也真是的。”

“对沐歌什么事都这么上心,反倒对我这么严苛,我到底是不是他的亲妹妹啊?”

“既然他这么说了,那我有什么办法呀,我只能先把你的画搁置一下,尽早赶出他和沐歌的话了,所以就留到了现在。”

江昕冉絮絮不停的说着,可是他却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只是望着楚沐歌消失的楼梯转角处,怔怔出神。

江昕冉没有听到温墨白的回应,便抬起头去看他,见他在默默的出神,便呼唤道:“墨白,墨白?”

温墨白还是没有回应,她便大声地叫了一声:“墨白!”

“啊!”温墨白被吓了一跳,方才回过神,有些怔忪地问:“你……你刚刚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