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烽火烈烈锁情思 第二十八章 静沐暖阳欢好时(六)

温墨白还是不愿相信:“我真的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我与她第一次偶遇是在列车上,那一次太匆忙,我竟然不知道她的姓名。”

“第二次与她偶遇,是在庆功宴上。原以为人海茫茫,在这偌大的津城城内与她再见之日遥遥无期,却没想到那么快又相遇了,这真的是我们之间冥冥注定的缘分。”

“这个世界上也只有她最懂我的心思,我也只有见了她才会散尽心中所有的阴霾。”

“我当时还不清楚自己对她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但我真正发现自己已经喜欢上她的时候,她已经成了别人的未婚妻子了。”

温莫非听了温墨白这发自肺腑的陈述,也不禁为之感叹,“大哥知道你重感情,可是她已经订婚了,你就不要再想他了,你现在再借酒消愁,她也不知道,这些都是没有意义的,是不是?”

“你还是趁早的放下她,振作起来,去等待那个真正属于你的一心人吧!”

“可是除了她,还会有别人吗?除了她,还可能有别人这么懂我吗?”温墨白任由冷风吹拂在面孔上。

“罢了。”最终他还是认命地低下头:“既然她幸福,那我就祝福她吧。我喜欢她也是我自己一个人的事,对她的感情就默默的埋在心里好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似乎将一切沉重的包袱卸下,转过头对温墨非:“大哥,你放心吧,我没事。过了今晚之后我就不会再想她了。”

“嗯,这就对了。”温墨非拍了拍他的肩:“你能想明白就好好了,我也不与你多说了,我要去取信件去商行了。你也别喝闷酒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温墨白只道了一个字:“好。”

温墨非说罢就离开了,只余他一个人面对着苍茫的夜色。

他沉默了良久,最终也只是喃喃道了一句:“只要你喜乐安康就好,而我……我对你的感情就永远的埋在心底吧。”

“沐歌,你看这一张怎么样?”江氏画廊,江昕冉手持一张她为江世儒与楚沐歌作的画,并对楚沐歌问。

“嗯,这个不错,昕冉你画的真棒。”楚沐歌接过画卷,看了看,连声赞叹道。

那是一张江昕冉为楚沐歌和江世儒作的画,那是一张具有西洋风格的水彩画,画中的楚沐歌与江世儒如深情对视,沐浴海边的暖阳。旁边有提字“一生所爱,唯有沐歌。”

“哈哈。”江昕冉欢笑着:“我也觉得这个画的最好呢,这大抵是我有生以来画的最好的一幅画了吧。”

楚沐歌亦悦然:“不愧是我们江大画师,画什么都惟妙惟肖。”

江昕冉翘了翘嘴角:“那当然,我江昕冉是谁呀?而且呀,这幅画是我给我大哥和嫂子画的,那必然要画到最好了。”

楚沐歌又欢喜又害羞地低下了头,“昕冉,我现在还不是。”

江昕冉继续欢声说着:“现在不是,不过马上就是了,你早晚都要入我们江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