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烽火烈烈锁情思 第二十七章 静沐暖阳欢好时(五)

当温墨白拿到这张报纸时,似乎整个人都陷入到了黑暗中。

看着那个她魂牵梦萦的女子,与另外一个男子深情对视的照片,他们竟是那样的恩爱。而他的心,却在隐隐作痛。

其实自己对她早已情根深中,只是自己发现的太晚了,直到这一刻,她已经成了别人的未婚妻子,他才真正的明白。这一刻,说什么都迟了。

母亲还需要在医院住上一段时间,也就是说他也还需要去医院继续照顾着母亲。

只不过自从得知楚慕歌订婚后,他便不像以前那样经常去看母亲了。

哪怕是放心不下母亲,也只是找不是楚沐歌不当职时候去看望。

因为他怕,他怕一看到楚沐歌就会忍不住心动,然后心痛。

这一天傍晚,家中无人,父亲和大哥在商行工作,母亲在医院。只有温墨白一个人在温公馆,坐在亭子中,一边望着苍茫的夜色,一边独自饮着杯中酒。

望着夜色将至未至的天空,这一片苍茫之意让他心中生出无限的落寞之感,更添了一层孤独无助的感觉,似乎自己已经被全世界抛弃。

他一边饮着酒,一边喃喃自语:“你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让我为之心动的女子,可你为何要嫁与旁人为妻。都怪我太晚明白对你的感情,如果我早一点发现,会不会是不一样的结局?”

“这个世界上也只有你懂我的理想和抱负,若是你不在,我的心事又将说与谁听?”

一个人默默的与冷风相对,能回应他的,也只有这飒飒西风。

“诶,墨白你怎么在家里呀?”不知何时,温墨非已经走了过来,他是何时到来的,温墨白竟然也没有发现。

温墨白低着头,带着几分郁郁的沉声:“今晚她在,我还是不要去了吧,我不想面对她……”

他这模凌两可的话让温墨非听得头脑发懵,他完全没有听明白文墨白说的是什么意思,不禁怔道:“你在说什么呀,你不想面对谁啊?”

温墨白口中喃喃:“一个我永远都不可能得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