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烽火烈烈锁情思 第十七章 高山流水梦一程(三)

说到江世儒的时候,她滞了一下,两人的感情自然是非比寻常的。

可是微妙感情又不能轻易对他人道出,“世儒哥哥也是自幼与我一起长大的,他大我三岁,待我也非常好。”

世儒哥哥……这个看似暧昧,却又找不出端倪的称呼让温墨白为之起了一丝好奇,眼中也闪过一抹探寻:“你管江家少爷叫世儒哥哥?”

“嗯……是的。”楚沐歌的心不禁颤抖了一下,似乎这个暧昧称呼让温墨白察觉出了什么,她并不想这般随意的承认她对江世儒的感情,便搪塞了过去:“他年龄比我大,于我而言,他就像哥哥一样照顾着我。”

“原来如此。”温墨白也并未多心。

是啊,只不过是叫一声哥哥而已,又能看出什么来呢。他也的确就像哥哥一样,照顾着,关怀着她,这也没有什么可以辩驳的。

又想起了那日与楚沐歌跳舞时的事情,那时本在兴头上,楚沐歌却突然被江世儒拉走。

他当时也惊了一下,随后便想,或许是江世儒不喜欢自己,也不想让楚沐歌与自己接触,于是便只得讪讪离开。

可是对于楚沐歌,他还是相信她的。他并不在乎别人对楚沐歌怎样评价他,倘若她真的拿自己当知音,便不会在意别人的看法。

果不其然,她没有让他失望,她果然没有受到任何人的影响,依然相信自己的品格。

虽然已经猜出个大概,但他还是想听楚沐歌亲口叙说,“那天你与我在舞台上跳舞的时候,江先生急匆匆的把你带走了,江先生那么急的去找你,是有什么急事吗?”

“这……”提起此时,楚沐歌便又想起了那天的不愉快。

那日江世儒那般凌厉而又暴躁的情绪在自己面前爆发了出来,那个样子的他着实让她难以接受。虽然她还是选择了原谅他,相信他,但是想起此事,她依然会心中沉郁。

她眼中滑过一丝惆怅,不愿多提那件事,“并没有什么急事,只是他四处寻我不到,着急了而已。”

“哦,是这样。”温墨白没有再追问下去。

看楚沐歌沉郁的神色,他已经全然知晓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了。

虽然她眼中的惆怅只是一闪而过,但温墨白还是发现了。

他并不知道她的心思,只当是江世儒说了自己的坏话,而楚沐歌不愿意让自己知晓与自己不利的话,才会露出这样的神色的。

既然如此,他也没有必要再追问下去了。

那江世儒的性子着实凌厉,可江昕冉活泼热情,却是截然不同。

摇着杯中的咖啡,温墨白随口而言,“江先生与江小姐这一对兄妹的性子似乎并不一样啊!”

“他们……”温墨白随口一说,却令楚沐歌陷入愁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