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烽火烈烈锁情思 第十六章 高山流水梦一程(二)

楚沐歌仍然没有抬起头,只是淡淡的道了一声:“没关系的。”

可不知为何,温墨白听到楚沐歌说自己没有男朋友的时候,竟不由得心中添了几分庆幸。

他没有怀疑楚沐歌的话,他料想楚沐歌这样一个刚刚留洋归国的学生,若是在国外没有男朋友,归国后也不会那么快有的。

既然她没有男朋友,那自己……

想到此处时,他的心震了一下,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生出了这样的想法,难道自己对她,真的有那样的心思吗?

他最初只是觉得她超凡脱俗,她身上有着无限的奥秘让他想要探寻,她懂自己的抱负,自己也当她是知音。

她对自己的确有一种没有任何理由的吸引力,每每遇见她时,自己的心情再糟,也会因她而变好。

那种在意是发自内心,那种魂牵梦萦也是不由自主,他有生以来从未对任何人产生过这样的情感。难道真的如大哥温墨非所言,自己是喜欢上她了吗?

此刻两个人相对而坐,默默无言。因为方才那一番对话,二人都陷入到了尴尬的沉默中。

温墨白想调节一下气氛,令起一个话题,便先开口:“楚小姐……”

哪只,他刚刚开口竟然语塞,不知该说些什么好,场面竟再度陷入尴尬中。

楚沐歌抬起头,看了一眼温墨白,轻轻的笑了一下,似乎是在笑他此刻神色的滑稽。

“温先生。”最终还是楚沐歌先开言。

只见她轻品了一口咖啡,很是随意而轻快对温墨白道:“刚刚听温先生所言,你把《春山文集》都读的那般透彻,温先生应该是十分崇拜梁先生吧。”

“那是自然。”

楚沐歌先起了话题,温墨白便就着她的话说了下去:“梁先生先生所推崇的新思想,一直都是我这些年来极力追求的,而且读梁先生的书,也会触动人的思想,点化人的魂灵,激发人的爱国热情。”

他停了一停,随即又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我的梦想也是希望自己能够像梁先生一样,凭一己之力传播新思想。我的梦想是去做记者,可偏偏得不得家人的支持。”

”从前在东北老家的时候,父亲一心想让我把全身心都投入到商行的生意中,为此,我和父亲没少争吵。后来我违背了他的心意做了记者,他对我便越发冷淡越发漠视。”

“我的母亲和大哥虽然不像父亲那样冷血无情,但是他们也都不支持我的梦想。”

“他们认为在如今的时局下,做记者不但没有前途,反而会陷身于危险之中。可若是如此畏首畏尾,还谈什么报国。”

说到此处时,温墨白已愁眉紧锁,俊朗的面容上写满了无奈与郁郁不得志的忧伤。原本那高大的身形,在此刻却显得格外的脆弱。

楚沐歌不禁感慨,原来温墨白看似平和的外表下,竟经受过这样的摧折。她也有自己的理想,何尝不明白理想被摧折的痛苦。

她见不得温墨白这样郁结伤情,便轻声劝慰:“温先生的心情,沐歌能理解,不过温先生也不必为此事而郁郁。”

“当今时局动荡,人人自危,你的家人不愿你做有风险的工作,也是人之常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