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烽火烈烈锁情思 第八章 因缘际会再相遇(二)

江昕冉是个爽朗的性子,自然不会为了这点小事斤斤计较。

她见温墨白分外自责,便主动出言宽慰:“先生,你不用担心我。我的朋友是个医学生,她来帮我看一看就可以了。如果我们去看医生,怕是会扰了这宴会的兴致的。”

江昕冉的大度反而使温墨白更加自责,他又一次真诚地道歉:“小姐,对不起,是鄙人太过于冒失,冲撞了小姐,害小姐受伤,鄙人着实有罪。”

她手臂上的烫伤已经过了疼痛的劲儿,这才注意到温墨白的相貌。

她见他这副面孔十分陌生,天津商界的翘楚她大多随着江世儒见过,却从来没有见过眼前这个男子。

而他生的竟也这般好看,不像是久经官场之人,反倒像个文质彬彬的书生。

于是她便问:“诶,先生,您是哪家的少爷啊,之前怎么从来没有见过您?”

温墨白答:“鄙人初到天津不久,小姐自然不会见过。”

“昕冉,你怎么样啊?”话音刚落,就听到了楚沐歌担忧的声音。

只见楚沐歌与蔷薇一同走来,她忙拉起江昕冉的手臂,忧心不已:“蔷薇说你被烫伤了,你伤的怎么样啊,你也真是的,怎么这么不小心呢。”

此刻,温墨白着实看清了楚沐歌的相貌。那样清丽的容貌,那样出尘的气质,没有错,真的是她,她果然在这里,方才那抹清丽的身影真的就是她!

温墨白又惊又喜:“小姐,真的是你,你竟然也在这里!”

楚沐歌见是列车上的那个不知名姓的男子出现在了这里,也是一惊:“先生,竟然是你!”

可她现在满心都在担忧江昕冉的伤势,无心去与温墨白叙旧。

她仔细的看了看江昕冉的烫伤的部位,好在热水并不是十分滚烫,她也只是轻微的烫伤而已,楚沐歌便放下了心。

她将随身携带的药膏为江昕冉涂抹上:“还好,伤得不重,只是轻微的烫伤而已。涂上了药过一会儿就好了,你现在还疼吗?”

江昕冉摇摇头:“刚才疼得厉害,现在不怎么疼了。”

“那就好。”楚沐歌放下了心,却也不住嗔怪:“你也真是的,平常毛毛躁躁的,在宴会还这么不小心,还好伤的不重。你这又是怎么被烫伤的啊?”

温墨白先一步致歉,“都是鄙人的不是,是鄙人太过冒失,以至于烫伤了这位小姐。”

他的脸上写满了愧疚,江昕冉却无所谓地笑着,“没事的,先生你不用自责,怪不得你。是我先撞到你的,被烫了也是我活该。沐歌说的对,我也该改一改这毛毛躁躁的毛病了。”

楚沐歌轻笑了一下,还是那样温婉:“你呀,知道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