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烽火烈烈锁情思 第六章 故人已非旧时颜(三)

他字字句句贬低他们戏曲行当的人,对他们如此看不起,倒让楚沐歌觉得他变得冷漠而又陌生。

从前的世儒哥哥一向温和,绝不是这样刻薄凌厉的,这样的他,真的让她有些无所适从。

还没等楚沐歌开言,江世儒便先开口:“沐歌,他们不过是下九流的戏子而已,你何必对他们那么在意。”

“那沈岸辞是乔老板的徒弟没有错,可是他的名气连他师妹都不如,根本配不上你称他为沈老板,你又何必那么抬举他。”

“你是什么身份,他们是什么身份,你如此屈尊为他检查伤势,还送他药膏,你不想想他们配吗?”

“你真是太心软了,你以后可是要做医生的,可不是给这些卑贱戏子义诊的。”

江世儒此言不禁让楚沐歌大为不悦,她挣脱了江世儒的手,声音也带了几分愠意:“世儒哥哥,你为什么会这么想啊。”

“他们固然和我们身份不同,可是他们是凭本事吃饭的,又哪里下九流了。是我误伤到他的,我送他活血化瘀的药不是情理之中的事吗?”

“我学医的初衷便是济世救人,医者父母心,什么叫给这些戏子义诊,难道在你的眼里他们就不是人吗?世儒哥哥,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冷漠了。”

江世儒也没有和她多做辩论,眉眼间多了些许的不耐烦:“好啦好啦,我们不要再为这些没有意义的事争论了。”

“只要你开心就好,你做什么我也不会阻拦你。宴席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们去吃饭吧。”

楚沐歌被江世儒拉着离开了戏台,江世儒不愿多说,她也没有再多说。

不知为何,楚沐歌竟觉得眼前的江世儒变得如此陌生,似乎不再是那个温和善良的世儒哥哥了。

从前的他,绝不会如此冷漠无情,而今这样他,倒让她觉得有几分疏离之感。

不过好在,他待自己的心还是如从前一样,还是一样的认真与仔细,这一点倒是没有变。只是他对戏曲行当的人那歧视的态度,让楚沐歌觉得不适而陌生。

十月初,天津恒泰股份有限公司在天津正式成立,这一家公司是天津商界最大的公司,此公司的成立,对天津商贾之家影响巨大。

因此,该公司的经理在公司成立后举办一场重大的庆功宴,几乎要请了天津全部的商贾之家前去参加,包括楚家,江家和温家。

楚沐歌自然是要和父母一起去的,到了天津大礼堂,楚沐歌随着父母与一些亲朋长辈们寒暄了一阵。虽然她的打扮很是素雅,却依然掩盖不住她优雅端庄的气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