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烽火烈烈锁情思 第三章 一腔幽思寄阿谁(一)

到了楚公馆,见到了久别的亲人,她的心情也是尤为开怀的。

和亲人续了一会儿旧,当她收起皮箱时,母亲林宛净发觉到了她身上的那件黑色大氅并非是女式服装,显然不是楚沐歌的,不禁惊奇:“沐歌,你身上的这件大氅好像是男士的服装,这不是你的吧?”

适才专注于与家人团聚的欢喜,自己竟也未发觉身上多了一件黑色大氅。

经母亲一说,也不禁一惊,忙将那大氅脱下,仔细看了看,着实不是自己的东西,她不见有些怔忪,“这衣服不是我的呀,怎么可能会在我的身上?”

忽然间,脑海中恍惚闪过了一幕,竟然是在列车上与温墨白对话的时候。

她依稀记得,那男子一身笔直的西装外,是披着一件这也的大氅的。自己不知在何时竟睡了去,醒来时,他从对面坐到了自己的身边。

可由于匆忙下车,竟将这些都忽略了,难不成,这件大氅是他给自己披上的?

回想起之前的事,她摸着手中的大氅,喃喃道:“难道是他……”

林宛净疑问:“沐歌,你是说谁呀?”

楚沐歌有些木然地开口,“我依稀记得,这衣服好像是坐在我对面的那位先生的。可是由于我在车上睡着了,差一点坐过了站,临走时匆忙下车,竟然没有注意到这些。”

“那位先生,我现在还不知他的名姓……”

“妈妈,我困了,我们什么时候睡觉啊?”此刻,小侄子着一双惺忪的睡眼,扑到了嫂子蒋文琴的怀里。

此刻已过凌晨,年幼的孩童自然熬不过这个时辰,见状林宛净便对蒋文琴说:“这夜已经深了,孩子熬不得太晚的,文琴呐,你带着孩子上楼去睡吧。”

蒋文琴点点头,带着皓呈走上了楼。

见楚沐歌的脸上也有了倦意,林宛净此刻也不想再多叨扰,“沐歌呀,有什么事明天再想吧。你舟车劳顿了三天也累了,早些歇息吧。”

“是啊,沐歌。”父亲楚恒源也劝她,“早点休息吧,有什么事明天再想吧。”

见父亲母亲都如此劝说,楚沐歌也只好点头答应,并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回到房间后,她将那件大氅小心翼翼的挂在了衣柜中,心中始终留有一团疑惑。

这大氅究竟是不是那位先生的,如若是,他为何会对萍水相逢的自己这般好,宁愿自己受冻,也要把衣服给她披上。

而他又在自己睡着的时候,坐到了自己的旁边,这一切的一切,竟是那样的如梦似幻。

斜月西沉,夜空中的星辰闪耀着零零落落的光芒。

一缕幽静的月光透过窗子,照在书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