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山寨小姑爷 第十章 人设很稳

天色渐暗,肖华飞带着杜兰英二人牵着马,出现在姚安县城外。如果二个人都一路策马,本应下午就能到达姚安县城。

怪就怪肖华飞哪一世都根本没学过骑马,本来上了官道时,杜兰英说要带他共乘一匹马,然后二匹马换着骑这样可以加快赶路速度。

肖华飞破天荒地要起脸,非要在路上现学骑马,其实不过是怕二人同骑,有姚安县人路过看到传回城里以后自己不好做人。

被叫败家子他认了,但不想再被叫软脚虾,一个是态度问题,另一个已上升到能力问题,没有男人不在乎。

杜兰英担心他身体单薄又第一次骑马,在马飞奔时落马出事自是不肯,无奈二个人各骑一匹慢慢往县城方向走。

入城时县城内普通住户,大宅门房,酒楼已亮点灯烛,杜兰英第一次在晚间进入姚安县,自然觉得夜间的姚安县也是繁华无比,不像在山寨时只能数星星的亮光。

同样第一次细细打量自己将要生活的县城,肖华飞反倒觉得回到前世小时候见过的乡镇,黑夜下的县城灯火亮度也就是那么回事,勉强让人走路撞不到别人家大门。

两个人牵马并肩前行,正当肖华飞想要向杜兰英吐槽,这落后黑暗的县城。

只听一个好听的声音在头上娇媚地响起:“哟,这不是肖大公子么,好几日不见啦,上楼来玩啊~”

肖华飞抬头寻声望去,只见一个穿着丝绸裙装的妖艳美人,正站在一栋三层楼上,摇着雪白的玉臂向他招手。

他心底不自觉地涌起,不说出来的快乐与熟悉,仿佛倦鸟盼归林,好想投入这森林的怀抱。看了一眼这栋楼大门前挂着的粉红灯笼,“潇湘阁”。

一阵刺骨的杀意从边上传来,肖华飞一拉马缰目不斜视,不顾那楼上频频相邀的红袖,径直向肖家方向走去。

“大少爷回来了,大少爷带着一个姑娘回来了。”肖府门房不顾同肖华飞见礼,转身高喊着向门内跑去。

门房转眼没有影踪,肖华飞和杜兰英就这么被扔在大门前,彼此看了一眼对方,杜兰英感受到了肖华飞的无奈。肖华飞心想,看来以前的自己在这家不是太受人待见啊。

他主动接过杜兰英手中的马缰,真诚微笑,伸出右手向肖家大门内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他看出了杜兰英有一些局促和不安。

一个姑娘在这个时代跟随一个男子回家,没有双方长辈的任何说法和共同认可,虽是江湖儿女,可肖家毕竟不是江湖门派。

肖家大门外,肖华飞定定的看着杜兰英明亮若星辰的眼睛,温柔的轻声对她说道:“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

听到肖华飞满怀真诚的话语,杜兰英轻咬嘴唇,重重点了一下头,展颜微笑眉目如月。

肖守业听闻自己儿子归来,扔掉手中的筷子,把管家落在身后向大门小跑而来。

此时肖华飞与杜兰英二人走过肖家二门,就要拐进入大房内宅,一路上遇到的雇工、佣人都有些战战兢兢地向肖华飞问好行礼。

他并不怪这些人对自己厌恶疏离的态度,在记忆中他知道过去的肖华飞如何对待府中下人,所以也不奇怪。

对每个向自己问好的人,他都友善地点头回礼。在大晋的时代人与人之间本就不存在什么平等,但他发自内心地认为要尊重这些人的人格。

下人们看着肖大少爷这一反常态的行事风格,都有些惊疑不定。

父子二人在内宅门前相遇,看着气喘嘘嘘跑来的便宜老爹,肖华飞内心莫名地翻涌起肖守业多年来的无条件宠溺,曾经那个自己亏欠这父亲太多了。

就当自己替肖华飞向家人认错吧,他咬咬牙神态庄重地向肖守业深施一礼,轻声道:“儿子不孝,多年来让父亲为我担忧。今后愿振兴家业,为父亲分忧。”

这父子俩多年来都未曾见过的一礼,让肖守业差点老泪纵横,连忙扶起儿子顾不得看站在一边的杜兰英,连声说道 :“好,好,回来就好。走去见你爷爷。”

肖守业稳定情绪后看到儿子身边,穿着武士劲装打扮的漂亮姑娘,才记起刚才房门说有个姑娘和儿子一起回来,便疑惑地问向肖华飞道:“这位姑娘是......?”

“回禀父亲,这位是黄石寨杜寨主家千金,杜兰英姑娘。在山寨时救过我的命,此次特意护送我下山归家。”肖华飞正色道。

肖守业有些迷惑地点点头,其实心里还是想不通,自己儿子是被黄石寨绑走的,然后又和他们拦了商队,现在这又派人送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