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山寨小姑爷 第六章 人在江湖

撕心裂肺的呼救声打破了深夜山寨中的安静,山寨里响起一阵火石撞击噼啪的声音。渐渐有火把开始在黑暗中的山寨亮起,人也渐渐从各自屋中揉着眼睛走出来。

但众人却不见有什么人在追杀他,只看见肖华飞在那连跑带呼奔向聚义厅方向,全都有些茫然地往聚义厅门口慢慢靠过去。

“杜姑娘救命啊~你哥要杀我!”呼救声一声高过一声,直到一个人大声叫道:“闭嘴,请肖少爷不要胡言乱语。对你有歹意的人我已经拿下,在黄石寨杜家不会让你出事。”

肖华飞听出这是杜金的声音,但他还是脚下不停急跑到尚有一些光亮的聚义厅前,弓起身低着头后紧贴在聚义厅墙壁,才停止呼救向身后声音传来处望去。

在周围影影绰绰的火把光影下,肖华飞努力眯起眼向远处人影走动的方向看去。他见到杜金手上好像拽着一个人的腿,在地上拖着向自己所在方向走来。

此时杜兰英也从聚义厅正门闪身出来,手里握着腰门的匕首上下打量起肖华飞,见他身上无血无伤就放下心来。

她把肖华飞挡在身后,神情警惕地转眼望向杜金拖人走来的方向。

杜金不慌不忙地把手里拖着的人,往聚义厅门前台阶下一扔。那人如烂泥一般摊在空地上一动不动,肖华飞闪身躲在杜兰英身后并不上前查看。

肖少爷对自己小命可是金贵的紧,清醒以后他见过的人除了丁夫子可都是会武功的,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看了眼被杜金扔在地上的人,杜兰英好看的眉毛皱了起来。这人是当初山下踩盘子盯梢肖华飞的人之一叫张三狗,四年前因为在山下犯了事逃到寨中。

她心想此人应该和肖华飞没有交集才对,而且当初打算要的赎金尚未收到,暗害肖华飞没有什么道理呀?

回头看看躲在自己身后的肖华飞疑惑问道:“肖公子为何喊我兄长要杀你?这人叫张三狗看样子是他想对你不利。”

“夜色实在过黑,这人钻过窗口时在下没有看清人脸。只是看到人影恍惚间像杜金兄,在这里还向杜金兄赔礼谢罪。”肖华飞没有过多解释自己的内心想法,在杜兰英身后向站在前方的杜金作揖赔礼。

其实肖华飞这么喊是想引起山寨中人的好奇心,都尽快出来观望,这样凶手多少会有顾忌。只有他心里明白,这里面有个小心理学上的东西。可以引起人的巨大好奇。

在那人要进入窗户时他便从黑影大致身形上认出不是杜金,但他还是决定得用点小手段尽快吸引人出来救他,并抓住想害自己的人。

肖华飞喊出的话对杜兰英来说是疑惑与不信,因为在救她爹这事上,他们兄妹心愿一致。对杜金来说等于被扣了屎盆子,会有气愤和被冤枉的感觉。

这兄妹俩武功高并且在山寨也有一定地位,出于救人的目的和自己利益一致,他俩肯定会尽快出来救自己。

至于其他人这喊话也有相当吸引力,他们会猜想杜金可能要阻止肖华飞救寨主,然后杜金自己要当上寨主的大戏。好奇又喜欢看八卦热闹的人永远不缺。

只要相当多的人心中好奇肯出来看戏,肖华飞也就安全了。此人既然选在暗夜入室图谋自己,想必不会在众目睽睽之下杀人。

这样他的小命至少会有二个人出来关注下,最不济也能吓跑想害自己的人。

被肖华飞在山寨里一胡乱呼救,杜金脸色显然不好看,但还是压住心中火气冲肖华飞抱拳晃了晃。

杜金指着他身下躺着的张三狗道:“这杀才刚才转身追你,见我现身后转身便跑。情急之下冲他后背给了一拳,可能收力不及估计是不行了。”

“大哥,可曾问出这张三狗因何原因要对肖公子动手?”杜兰英神情冷漠的看着地上躺着的人向杜金问道。

躺在地上的张三狗早已在杜金猛烈的一拳重击下变成了死狗,再没刚才钻窗入室时的灵活,眼见活不成了。

肖华飞还是站得比较远,虽然对杜金的拳力有信心,但他怕这张三狗万一突然暴起给自己也来一拳。有句俗话“好奇心害死猫”他坚决不好奇。

杜金看一眼肖华飞,再次看向地面的张三狗没回答妹妹的问话。

却转身对围观看热闹的人喊道:“都回去吧,已经太晚了,睡吧!没什么可看的,伤害肖公子的人已经被我拿下。有事明天再说都散了吧!”

毕竟是少寨主发话,山寨众人也不好因为好奇就明面抗命纷纷转身四下散去。

杜金待人群散去,身边已经无人才向肖华飞解释道:“其实我早知道事情有些不对。因为昨晚我去探望过你,你早就该醒过来的。”

肖华飞面露不解的神情,昨晚这具身体主人如何他并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想聚会后回酒店扬起小皮鞭来着,现在就只能沉默地听杜金解释。

“下山请肖公子是我出的手,但只击了你的风池穴。按我打小的功夫,至多七八个时辰你就会醒来。但昨夜已经快十个时辰你依然晕迷,便觉得事情有些不对。”杜兰英也认同了自己哥哥的话,当初他们目的是想绑票要钱并不想伤害肖华飞,出手肯定有分寸。

接着杜金指着肖华飞的后脑说道:“人虽活着却许久未醒,我就简单查看下你的情况。见你百会穴似着过重击这是有人想要你命。应该有人背着我出手想要你命。”

等他说完这句话,肖华飞在背后搓着拇指心中有所明悟,知晓了自己是因何穿越到黄石寨。

见肖华飞好像听懂了自己的话,杜金冲他点头道:“所以我一直暗中盯着你的情况,我爹受伤时我照顾不及就让满仓去守着。今夜你回屋后我一直藏在附近盯着,这人白日见你无佯应该还会出手。没想把他堵个正着,不过出手可能重了。”

肖华飞再次向杜金作揖道:“不想其中还有这些曲折,在下多谢杜金兄方才相救。”心中想,原来小看了此人,这杜金虽外表平庸却心细如发。看来不能小看此人,自己要长记性以后行事要更谨慎才行。

杜兰英仔细检查了地上摊着的张三狗,冲杜金和肖华飞摇摇头示意人已经没有呼吸。便皱眉问向兄长:“哥,这人你刚才可曾盘问为什么要暗害肖公子?难道有人不想我们给爹治好伤?”

看着地上的张三狗,杜金有些后悔出手过重,遗憾地叹一声对肖华飞说道:“他只说一句,人为财死这一句话。话里意思应该是有人买凶,肖公子可是在山下得罪过什么人?”

肖华飞不知道怎么回答,这种事大体只有二个原因,一为情,二为财。至于家财肖家目前没人和他争,他没了外人也拿不走。情么......他在脑海中实在各种不能言说的情形太多,心中倒是非常没底。

但在杜兰英面前,他不会承认自己花花公子加败家子的身份,便装着疑惑地摇摇头:“在下也实在想不出何人会与我为难。”说完偷偷看了看杜兰英的表情,然后心中长出一口气。幸好这姑娘对城里的世界了解不多。

倒是杜金嘴角轻扬,有一丝仿佛知道什么真相的笑容。看得肖华飞心里有些尴尬,心想,笑什么笑,你知道自己和杜天纵长的一点不像么?

好在杜金并未当着自己妹妹面,说出什么评论肖华飞往日浪荡行为的话。

杜金望向身后又转过头看着聚义厅道:“今夜闹过这一场,应该不会再有人今夜有什么动作。来日肖公子也还需小心些。你在山寨其间请放心我们兄妹定会多留意。”

肖华飞再次向兄妹二人道谢,他留意到在今夜的整场事端中孙有德始终未曾现身。

丁夫子倒是在远处望着这边未靠到近前,等肖华飞与杜家兄妹离开后他才迈步走向杜天纵所在的聚义厅后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