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山寨小姑爷 第四章 寨主已醒

肖华飞用衣袖一拂长衫,摆出玉树临风的姿势,在山寨门前享受着众人的吹捧。心中不免有些得意,仿佛回到了前世出差去视察下级公司时的场景。现在就差谁喊一声:“老大您太辛苦了,包房都订好了,请您先吃完,然后找个地方开开心。我新知道个好地方......”

他心中越想越是觉得腹中饥饿感阵阵传来,肚子不争气地响起咕噜声。却又要摆着高身的架子,应付众人的吹捧,不勉有些神色不快。心里高喊:“管饭啊!国人的优良传统不能留啊!”

这时丁夫子听见肖华飞腹内的响动就表现的比较有眼色,马上转身回屋对杜兰英道:“兰英啊,你爹这由老夫和你哥一起来照看,我看你刚才带回只兔子,你去寨边水潭那里和肖公子烤了吃,忙了许久肖公子怕是也饿了。”

杜兰英听人提醒也才恍然想起,肖华飞从昨天被绑上山后一直昏迷,这刚清醒就让自己拉来医治爹爹。估计这会儿他也可能饿了。虽说他之前是肉票的身份,但现在对自己爹已有救命之恩,自己还是真得好好照料一下。

这丁夫子人老成精,知道杜兰英不通厨艺便让她给肖华飞烤野兔。不愧是山寨的军师,人情世故能想到滴水不漏。而且少年艾慕也能减轻肖华飞被绑上山来的怨气。

杜兰英把爹托付给大哥和丁夫子,走到肖华飞身边客气地说道:“我爹现在呼吸已经平稳许多,兰英多谢肖公子不计前嫌仗义相救。想来肖公子腹中也该饥饿,山寨食材匮乏,随我去潭边把刚才那只野兔烤了,用以充饥如何。”

肖华飞闻言向杜兰英风度翩翩地作揖道:“那就劳杜姑娘了。”抬头却看见山寨空地上到处刨虫的母鸡。心中想,古代也是有事就用烧烤摆平了?这种解决问题的方式,看来是古今皆通啊。

按下心中对寨中母鸡炖蘑菇的渴望,肖华飞在众人仰慕下一手负于身后,一手轻撩长衫跟着杜兰英向寨外不远处的水潭走去。他跟在杜兰英身后三步,下意识地搓着拇指,看着那圆润曲线下笔直的双腿,想必穿上黑丝......绸武士裤子是极好的。

青翠草木掩㬇下,山崖间有条小瀑布注入一汪清澈见底的水潭,看来应该是山寨日常取水之处。杜兰英手法娴熟地清理好野兔,捡拾干柴在潭边用石块围起一小堆火,拿树枝串起兔子烤起来。

看着杜兰英尚显稚嫩的面容,肖华飞想如果在前世,她这么大的女孩子还应该在上学。现在她却要生活在这深山之中,不知道什么叫化妆、逛街、剁手,想法行为让人一眼就可以看透。已很多年没有见过这样的女子,清纯的如同水晶一般。

肖华飞等得无聊,在佳人面前相顾无言不是他的风格。便开口道:“兰英姑娘在下有一些不解之处,方才见杜寨主眉宇间英气逼人,再加上你兄妹功夫人品也是出众,并不像在下所知的绿林中人。”

其实他只是想吹捧下山寨第一家庭,想着在山上找上个大靠山,省着有个别人看自己的眼神总是不对劲。世人说得好,伸手难打笑脸人。而自己一定要给他们笑得灿烂些。

杜兰英看着肖华飞比自己还细腻几分的脸庞,情绪低落地说道:“我家原本是将门之后,十年前我爹曾在盛鹏举大帅帐下任偏将。”肖华飞惊讶道:“在下失敬,原来兰英姑娘是将门之后,可为何会到此处建立这黄石寨。”

“当年镜山泊之役,晋军与东蛮交战失利,大晋十五万精锐埋骨他乡。此战我爹身受重伤从死人堆里爬出来,他说当时尸横遍野,四周全是野兽在啃食人肢。因是败军残存之人怕朝廷怪罪,便辗转逃回家乡接了我们躲到此山上苟活。”杜兰英仿佛回忆起不愉快的往事,柳叶细眉微微皱起。

“那这里又为何成为山寨了?我看山上有几十户人家怕不是得有过百口人怎么有这么多人不在乡间或城里生活却跑到山上落......呃过苦日子?”肖华飞疑问道。

富人不知穷人难,杜兰英摇头说:“世人谁不想过更好的日子,可这寨里人在山下早已没有一寸土地,还欠着交不起的税赋。我倒是听爹说过,他年轻时孙丞相还在位时,百姓日子虽穷也还算过得下去。”

肖华飞心中对这个朝代的现状不是很了解,原来的肖华飞是个吃喝不愁的富三代,在他脑海中没有对下层百姓生活的了解。

杜兰英回望着山寨里所处的方向,继续说道“孙丞相病故后,镜泊山之败又让东蛮有了年年犯边的底气,为了整军防边所以税赋越来越重,交不起的百姓开始卖地卖儿女。当家里已没什么可卖,就只能逃到山上来。”

肖华飞有些懂了,大军战败国力空耗没有取得战略性胜利,还给了自己近敌发展空间和军备资源。东蛮拿着缴获大晋的武器来抢大晋,想想就牙疼,这就是大晋身上留下了持继流血的伤口。

此时兔子已经烤得泛起金黄,油汪汪的气泡把烤兔肉的香气传到了肖华飞的胃里,他喉节涌动咽了口唾沫。对于现在的他国仇家恨没有眼前的兔肉更重要。

杜兰英在怀中掏出一袋层层包裹的盐,谨慎取出小小一块,手指用力碾碎,细撒在烤好的野兔上。

“肖公子山上没有太好的东西,你将就着吃。”杜兰英把整只兔子都递给了他,自己却没有动。

肖华飞撕下一丝兔肉放到嘴里,感觉有些淡。但他观察到杜兰英对盐的珍惜,心中也就明白盐在山中可是极贵重的东西,突然间对这个女孩子充满了怜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