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山寨小姑爷 第三章 全靠演技

现在的情况杜天纵血已止住并输了血,前期的危险算是过去了。至于这感染关如何过,肖华飞搓着拇指想了半晌,而后他转身问杜兰英:“山上可有铁匠?没有的话木匠也可。”

他合计看看能不能把酒精提取出来,最差也得是高度些的白酒,这样对杀菌才有把握,也可以提高杜天纵的生存机率。

杜兰英马上回道:“有铁匠木匠,山寨偏远所以一般铁器都是自己打造。不知肖公子有何事?”

“在下看山上酒水还多,想造一样物件把酒再变烈一些。这对令尊的伤情有好处。”说着肖华飞让杜兰英找来铁匠,边说边解释在地下画了一个锅加锅盖样的东西。

肖华飞所画与一般的锅盖不同,锅盖上面有一根长长的铁管与锅盖顶部相通着延伸到锅边,杜兰英和铁匠都听不懂他所说的冷凝是什么意思。

虽然不明白肖华飞要这东西干什么用处,但铁匠表示自己可以按样式要求打造出来。如果长铁管不好打造,就半铁半竹主要就是为了加强冷凝作用。

杜兰英看着肖华飞认真救治自己爹爹的英俊模样,对他的好感不自觉的提升。更对刚才肖华飞拥有别人没有的治伤奇术感到了好奇,一个富家公子怎么又会作诗又能治伤。

同铁匠沟通完毕,确认铁匠听清楚要自己要求,肖华飞才转向杜兰英说道:““在铁匠打造在下所要的锅具时,请兰英姑娘带我去寨外寻些草药可好?”杜兰英听说是要找草药也自无不允。

二人走向山寨外走去,这是肖华光第一次有机会细致观察这山寨。目测这石寨处于群山环抱之中,取其山中平缓处依山而建。山寨四周围着比人高的山石寨墙,石墙上面插了些荆棘用与阻碍有人翻墙而入。

聚义厅外是方圆三十丈左右的空地,地面受山势所限坑洼不平。空地四周散落着几十间土木搭建的茅屋,茅屋显的有些破败,显然住在这里的人没有心情仔细修善,只要能摭风挡雨便可。

各屋周边垃圾,粪便随处可见,山寨里只有几块小小菜园,种些日常蔬菜。肖华飞在山寨周边没发现粮食类的庄稼,想必也是因为是山中,没有大块可用于耕种的田地所致。所以这山寨主要粮食来源看来主要是做些没本钱的买卖。

几个身体干瘦光着屁股的小孩,正欢快地撵着一只山鼠,在空地上的水坑里来回跑动。三四个妇人衣着褴褛打着草鞋神情木讷。有几个汉子嘴里叼着草棍,蓬头垢面背靠着土墙,边晒太阳边望着孩子们嬉戏。

看到眼前的一切肖华飞呆楞半天,在他的人生经历中,从未见过如此困顿恶劣的生活场景。以前总听说什么叫旧社会,今天见到才明白,人生只有更穷苦没有最穷苦。

杜兰英打断他的惊异,语气忧虑地问道:“肖公子你看我爹的伤怎么能治好。”肖华飞对这种没有选择的问话表示很无奈,回道:“血是止住了,但是过后感染也就是恢复是个大危险,杜寨主还有可能接连发热。那就......”

此话一出又听的杜兰英心提了起来,手指拎着自己衣襟揉搓不已,泪水又在次出现在明月一样的眼中。

“还请肖公子不要怪罪我们之前的无礼,待医治好我爹,兰英保证公子在山寨其间安全无恙。到时我亲自送公子回家,我兄妹二人今后欠公子一条命。”杜兰英焦虑中又带着羞愧,毕竟绑票人家上山,又让人治山寨土匪最大的土匪头子,真的有些太过羞耻。

对爽直娇艳的美女请求肖华飞不忍拒绝。马上微笑表示自己是大度之人,救人是每个英俊、有文才、心地善良,单身的富年公子该做的事。

杜兰英见肖华飞不计前嫌肯救治自己爹爹,心下又是充满感激,便邀他快点找药。

肖华飞说找药其实还是想看能不能有机会逃下山,这救人血止住只是开始,伤口感染这关不过一切努力付之东流。可是伤口感染有时靠药物等等,但在这时代更要看天意,就是前世医术相当先进也不敢说保证术后不感染。

若是有机会还是看看能不能逃掉,万一逃不了就是出去找药,二头都不亏。肖华飞总对孙有德的眼神感到汗毛直树,觉的此人定不怀好意。莫非他女儿在那怡红院?

为了素不相识之人把命留在这他还做不到,该回家过没羞没臊的富三代生活,为老肖家多多开枝散叶。想必肖老太爷肯定老怀大慰,至于二叔家可能不太高兴就不在他关心范围内。

肖华飞在山寨大门外四下眺望,仔细搜寻脱身路径。在山寨大门外是两山相夹的一条峡谷,有一条羊肠小路从峡谷间由下及上蜿蜒至山寨大门。峡谷两壁怪石嶙峋草木稀疏,看来在此建寨主要就是因为这个易守难攻的峡谷。

出寨走出不远,二人站在羊肠小路旁一棵碗口粗的小树边。肖华飞状作无心地问道:“在下见杜老英雄豪气干云,兰英女侠也英姿飒爽,不知女侠可曾习武?”

杜兰英目露深意地望他一眼没有回答。她走到小树边站立身形轻声提气,瞬间转身抬腿一个侧踢,那碗口粗的小树应声而断!肖华飞鬓角流下冷汗,强笑道:“果然是家学渊源,在下对杜女侠这种文武双全、温柔贤淑的人才最是仰慕。”

肖华飞心中暗想,“看来她不是普通弱女子,会些拳脚功夫,自己这少爷身体没能力用强把她绑在这树上跑路了。”那只好换个智取的想办法,先脱离杜兰英的视线。再拉开距离寻机会逃跑。

肖华飞不再管身后的杜兰英,开始装作寻找草药,往峡谷外边走边四处打量。他抓紧机会熟悉此山地形寻找脱身机会,至于要找什么药,他其实早已经看到。

但他还是想再尝试一下,命运该把握在自己手中,凡事受制与人不太符合他的本心。

眼看已走过山腰拐过这条狭长陡峭的峡谷,肖华飞能远远地看到几里外有条大河,大河边上就是宽敞的官道,依稀看到河面上有舟船划过。肖华飞顿时心生希望,觉得几里下山路自己还是可以试上一试,得找个理由让这女人拒绝不了,暂时离开她的看管。只需要最多十几分钟,再差的身体也可以拼了命跑的远点,到大路上求救。

肖华飞清咳一声,说:“杜女侠,在下从前日被请上山寨。刚才又喝了水,人有三急嘛。还请你回......”没等他把回避二字说出口。杜兰英望向地面,随手拾起一颗尖锐的石子,向草丛中挥去。“吱~”的一声,有小兽惨叫响起,片刻后她在路旁茂密的草丛中拎出一只野兔。

杜兰英嘴角含笑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看向肖华飞道:“肖公子为我爹劳心治病,山里穷苦没什么可答谢。就把这野兔扒皮烤了给你尝尝鲜。哦对了,肖公子若想方便可自去一边,我等着就是。”

接连二次尝试逃生失利,肖华飞知道杜兰英肯定是看出自己想逃跑,担心杜兰英对他升起不好的心思。

毕竟这女人武功又高又总爱动匕首,让他觉得脖子有点凉嗖嗖。肖华飞强笑着冲杜兰英竖起了拇指,既然已经没有希望不如光棍一些,至少不让家一姑娘瞧不起自己。

不过被破坏的信任度该找还是要找些回来,肖华飞便开始没话找话,尝试修复下两个人的关系,拉近下心理距离,找点共同语言。

他开口问道“杜姑娘,在下刚才也看过山寨的大体情形有些心生不解。为什么你们要在山寨上生活呢,毕竟山里条件也太艰苦了些。别暂且不提单说寨主这回受伤,方才若是在县城当中,也许别的金创大夫也是可以医治的。”

杜兰英看着肖华飞比自己还细腻几分的脸庞,心想,果然此人是个富家少爷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