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山寨小姑爷 第二章 命在旦夕

肖华飞所处之地为黄石寨,距离姚安三十里外易守难攻的天景山中。此山峰回路转,峡谷幽深有不少附近逃民躲在此山中。在黄石寨往北十五里也有一座山寨名为景石寨。

送给肖华飞水的姑娘名叫杜兰英,是这黄石寨寨主杜天纵的女儿,她爹杜天纵早年从军官至副将,后大军战败从死人堆里爬出来,偷偷潜回到家乡附近。

因是败军之将怕朝廷降罪,就带家小上山建立了黄石寨。杜天寨膝下一儿一女。儿子名叫杜金,满仓口中的金叔。

杜兰英不等满仓飞奔回山寨聚义厅,只见杜金、军师丁夫子,还有副寨主孙有德加身后站着三个小头目,正焦急围在自家父亲床前。急道:“我爹刚才不还有说有笑说伤好回去报仇,他也是身经百战说这小伤并不碍事?”

杜兰英见杜天纵前胸与大腿上身上本已包好的伤口又汩汩流出血水,脸色已经发白,人已处在失血昏迷边缘。杜兰英紧咬嘴唇,泪水从美目中滑落,扑在杜天纵身上颤抖不已。

杜天纵脸色苍白,用尽全身气力艰难地说:“爹也没想到那景石寨的王雷刀,在两个寨商谈地盘时会突下杀手。本来路上敷药包好了伤口,可这血越来越止不住。这次爹大概是躲不过去了,可惜没能看到你嫁人生子,闺女啊眼光以后别太挑.....”

话未说完,人便已昏迷过去人事不省。杜金看自己老爹恐将不治,双拳紧握关节咔咔直响,眼中含泪跪在杜天纵身前咬牙嘶声道:“爹你坚持住!爹你好了咱们马上点齐兄弟,冲上景石寨必杀那王雷刀,把他千刀万剐!给爹出气!”

军师丁夫子看着杜天纵老泪纵横,捻须低首摇头不止,想起杜天纵的救命之恩,内心悲痛不已。

孙副寨主脸色阴沉,站立一旁想想说到:“我和天纵兄弟相处二十年,如今也是心如刀绞。仇肯定要报!还得把那景山寨也并了过来,方消此恨。”

杜兰英见几人七嘴八舌已开始说报仇,却没有人提出如何救自己爹爹,便气愤大声回头冲众人哭声道:“我爹爹不会有事!他以前受过比这还重的伤都能活下来!快带我爹下山找大夫!”

孙有德见左右几人不答话,便站到杜兰英身前弯腰安慰道:“大侄女,我和你爹也是亲兄弟,这把他抢回山寨的路上,就已马上包扎医治了。你爹现在的情况就是t往县里抬恐怕半路上就......”

身边几人听到孙有德的话都低下了头。杜兰英急得脸色煞白,抹去俏脸上的泪水只是看着自己哥哥坚定道:“一定有办法,肯定有人可以医治我爹,他们不找人,我去找人!”

杜金也担忧父亲生死内心难过,却苦于没有办法。让他拼命可以但治伤他没跟谁学过,而且满山寨目前已没有人能医治这种伤情。他见妹妹情绪失控向屋外跑去,把头转向一旁泪水再也止不住只是跪在杜天纵身前暗暗发誓报仇。

肖华飞正坐在地上想着脱身之法,只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处传来。杜兰英一把拉起地上的肖华飞,用匕首割开了他双手上的绳子,掀去他蒙眼布说道:“你刚才说你会医卜之术?我爹受了重伤,恐有性命之忧,你去给他治伤。若治好我爹,我.......我随你处置。”

肖华飞刚才听满仓喊倒是心中高兴,自己好不容易穿越成英俊富三代还独子!却被他们绑上山来,难免怨气很大。心里正盘算着如何从这山上脱身回家过自己没羞没臊的好日子。家中有钱还独子,咋想咋开心。

眼前这姑娘模样高挑漂亮,他倒是非常喜欢。但让自己去治伤,万一治不好再让他赔命可就太不值得,不如等家里来赎才是富三代该干的事啊。

他想到这些马上解释道:“望闻问切,药石之法小生还略知一二,医者虽慈悲为怀,普度众生。可是总有一些伤是药石无效的。女侠你要知道人力有穷时,自盘古开天,神农尝百草......”

当他为自己无法医治姑娘父亲找理由时,杜兰英也不废话,把匕首再一次顶在了肖华飞的脖子上。“女侠放心,在下能治!”肖华飞只得内心抱怨,这姑娘是纯粹的行动派,真粗鲁!

众人围在杜天纵身边神情悲切,孙有德已准备让杜金去准备寿衣,这时却见杜兰英拉着前天刚绑上山的肖家公子哥走了进来。

孙有德皱眉道:“兰英这是干什么?说去找人医治杜兄,可你把肉票抓过来干什么?过几天肖家说不上就要来付钱赎人。”

“孙伯,他说他懂医术,既然你们都已没办法帮我爹再医治,也不抬他下山找大夫,那我就把他提来让他治!”杜兰英神色坚定地说道。

孙有德不悦道:“兰英切莫胡闹,杜兄弟已近弥留之际,你就让他安静走吧。杜金还不过来劝劝你妹妹,这肖家小纨绔会个什么!”

听到此话杜兰英心升寒意不在看他,她眼光转向杜金说:“哥!你也不愿意我再想办法让人救治咱爹?”杜金看着自己妹妹,又瞟了眼孙天:“哥目前也没有更好的办法,那就依你。且让这肖家少爷试试,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就看着爹没了!”

“既然你们兄妹都这么说,那老夫也没有意见。不过若是这小子医治坏了杜兄弟,我就叫他赔命!也好让我兄弟路上不再独单,多个小厮伺侯。”孙有德脸色阴沉,眉毛向肖华飞一挑说道。

肖华飞听到后,心里如万头草马飞奔而过。额头已流下冷汗,对孙有德心中暗恨不已。心想,又不是自己要救人,咋都冲自己来了,土匪就可以不讲道?呃,是可以不讲,心中气忿却不敢表达。

杜兰英看向孙有德,嘴中却对肖华飞说道:“肖公子还请大胆医治,我黄石寨虽是江湖中人,却也重义守信从未迁怒过无辜之人。”

话虽如此,可她眼神却瞟了眼肖华飞的脖子。他暗自后悔自己嘴快乱吹牛的毛病,看来以后说话要留三分。

事已至此,不医治杜兰英不会放过他,没治好这老土匪要他赔命。肖华飞迫于无奈只得走上前去想办法医治杜天纵。能不能治他决定先装装样子,总比马上被这些人打杀了强。

仔细观察杜天纵已经昏迷,见他须发半白面容坚毅,身材高大骨骼粗壮。他的前胸与大腿上被粗布包扎的伤口正往外不断地渗出血液,已经把地上染红一片。肖华飞判应该是较重的外伤并伴有失血,所以导致人的昏迷,首先要止血否则神仙难救!

道理都懂,可肖华飞有些踌躇不前内心害怕。他原来只是个高级经理管理人、管公司,整治人他在行,但没干过医生的活啊!心中正想用话语推脱,这时却见杜兰英手摸上了腰间那把匕首。

他鼻尖见汗心中暗想,罢了!是福不是祸,是祸不要找自己!一咬牙拿出当初安排工作的态度,镇定说道:“兰英姑娘,在下可以试着医治,但所有一切都要听在下安排,不得半途阻止,提出质疑,否则耽误救人别说在下没有尽心尽力!”

杜兰英见他肯出手救人自是千肯万肯,也正色说:“若是为救我爹,就请你吩咐,兰英与兄长一定听从安排。”她不管旁边人如何,自家哥哥肯定是希望老爹能救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