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修仙:我有一个梦境空间 第一百三十九章 三叶法莲

疯家坊市。

密室。

一团暗红色炽热火焰中,一朵三叶莲花悬浮,荧光闪烁,引起阵阵涟漪。

“祭炼完成,是时候加入火金了!”

李青玄往嘴里塞上几颗归元丹,弥补空虚的法力,才将一旁的琥珀捏碎,神识摄拿,将里面一团冷白液体直接浇筑在身前火焰中的三叶莲花之上。

冷白液体一冲入火焰之中,原本就炽热无比的筑基真火猛然暴涨,居然随着液体一同融入三叶莲花之上。

三叶莲花吸入火焰火金,原本模糊的纹络化作赤红,好似一朵绽放的火焰怒莲,散发出灼热气息。

趁此机会。

李青玄张开嘴吧,喷出一大口闪烁灵光的精血,趁机融入三叶莲花

气息侵染。

一股血脉相融的感觉顿时从眼前的火莲中涌出。

本命法器,三叶法莲,成了!

李青玄惨白的脸上浮现笑意,继续维持筑基真火的输出,直到三叶火莲主动停止了吞噬,才收回法力,伸出手掌拖向悬浮的三叶法莲。

“本来有极品护身法器幻身镜、银针符宝,我完全不用急着祭炼这现在最多不过上品法器的三叶法莲,但是这种本命法器,越早祭炼越好,而且对我实力提升也不小。”

三叶法莲是《火中金莲法》的配套法器。

李青玄眼前的三叶法莲,走,胚胎是一朵四阶火莲,简单祭炼便相当于一件上品的增幅法器。而且本命法器和一般的法器不同。

类似异种胚胎修行法

一旦炼制,便可以镇压气海,避免走火入魔的风险,还可以加速法力的积累,增幅术法的威能,只要稳稳提升,迟早可以晋升极品法器。

后期李青玄实力提升了,还可以不断收集灵材融入法莲,进行蜕变,直至成为法宝。仔细观摩一番。

李青玄才托着三叶法莲,扯开法袍,直接按在自己丹田位置。

法莲光芒一闪。

如水流一般,融入血肉之中。

李青玄只觉气海一震。

内视下。

便看到自己的莲台气海中,一朵小巧三叶法莲盘旋其中,吞吐法力,让本就纯净浓郁的法力,再次深厚三分,连带唯一亮起的一朵莲叶,颜色也愈发深厚起来。

“修行速度,起码加快了三成!”

李青玄面露笑意,随手一个火球术激射而出。

火芒一闪

密室前方突然浮现出一层阵法光芒,震动不已,几乎破碎。

“火系术法也多了一种融金的特性,火系术法的威力也在原本基础上提升了三成,加上我的体质加成,以后我的一阶术法,怕是都等于都相当于伪二阶术法的威能。’

李青玄心中更加满意起来。

这样的话,他不用燃阳,随意一击都拥有同阶修士操控上品法器全力一击的威能。

加上堪比筑基中期的铜尸、极品护身法器幻身镜、身上数十张二阶火鸟符,一个堪比金丹初期的银甲傀儡...

李青玄这才有了些许安全感。

现在的自己,总算不用一遇到强敌,就要被迫燃烧寿命厮杀。

“差不多到一年之期了。’

李青玄重新闭上双眼,全力运转《火中金莲法》。

虚空一震,好似有雷霆炸响。

一朵三叶金莲虚影从李青玄身下浮现,快速旋转,发出雷霆碰撞之声,周围灵气在一股无形之力下,好似鲸吞一般,席卷密室中浓郁的灵气,化作三个微小的灵气漩涡,源源不断涌入李青玄体内..

如果疯不觉看到这一幕,一定会十分震惊。

因为《火中金莲法》本是一门以稳为主的功法,现在在李青玄的运转之下,却有了几分《雷火一气法》的剑走偏锋..

一月之后。

三艘飞舟从疯家坊市破空而去,引来不少散修瞩目。

酒楼中,有知晓内情的玄宝阁驻守弟子,望着破空而去的飞舟,心中羡慕嫉妒,借着灵酒酒劲,大声闲聊。

原来这乃是疯真人的亲传弟子,前往云岚宗迎娶道侣。

这件事情,原本就热闹过一阵。

众人不由再次议论起来。

一名面色稚嫩、身穿玄宝阁外门弟子服饰的青年,有些不解看向神情抑郁的同伴:“师兄,疯统领的亲传弟子为何会被这般重视,直接出动三艘飞舟为他迎亲?‘

他师兄,正是刚才借着酒劲大声吐出实情之人。

见酒楼不少人目光看向这边。

他故意放大声音,冷笑一声。

“你刚来这边,有所不知。

那人名叫李青玄,不过三灵根资质,却因为会说话,被疯统领看上收为亲传弟子,甚至在几月前突破了筑基。’

“疯统领家族正好准备将重心转移到落幽山脉,在这李青玄的鼓动下,强行和云岚宗进行了联姻,听说,云岚宗这次被迫拿出了三个坊市作为嫁妆!’

酒楼中的议论声戛然而止,化作一片整齐倒吸凉气的声音。

三个坊市啊!

不说那片区域的资源。

光光是坊市驻地抽成获利的灵石,都要吓死個人。

一时之间。

酒楼中所有男修,对那几乎没见过真人李青玄,更加羡慕嫉妒起来,恨不得取而代之。

问话外门弟子,闻言也是倒吸一口凉气:“那岂不是等于疯统领的那个弟子,利用疯统领,借着我玄宝阁的名威压迫元岚宗,为自己牟利?

“呵,自然是如此,也不知道那李青玄给疯统领灌了什么迷魂汤,真是令人羡慕,我等同为玄宝阁弟子,却只能苦苦用时间换取资源,连筑基都遥不可及...’

“师兄,你喝醉了!’

边上师弟被这师兄的话吓了一跳,连忙结账,拖着自己这酒意上涌的师兄离开了酒楼。这些话,却随着酒楼中的修士,往坊市外传去..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潜移默化之下,

疯不觉自污名声,转移注意力的方法,虽然简单粗暴,却符合他和疯家一直塑造的形象,让一些关注这边的暗子,纷纷将大部分注意力转向了玄宝阁内部。

此时被不少人羡慕嫉妒的李青玄,在飞舟上,却看着眼前几个彪形男女,目露无奈。“诸位,我实在是喝不下了

“这么点虎煞酒都喝不了,连我这娘们都不如,也不知不觉叔为何会收下你这滑头,打不能打,喝不能喝,娘们都不如,真是没意思。’

数人中,一个胳膊足以跑马的女壮士,不屑瞥了眼李青玄,起身直接离开了酒桌。

其余几个壮汉见状,目露戏谑看向李青玄。

李青玄脸上更加无奈。

这女壮士,便是疯不觉那口中的侄女,名叫疯元花,筑基初期,是疯家元字辈中唯-

成功筑基的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