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修仙:我有一个梦境空间 第一百二十八章 详谈,缘由

真传一句话,假传万卷书。

疯不觉一席话,无异让李青玄避免了走入歧途。

这就是有无传承的区别。

李青玄神识涌入手上玉筒。

数篇功法简略,涌入脑海。

“《火中金莲法》,筑基篇,法分三层,气海化莲盘,一层一莲叶,三叶一金丹。注:可炼制本命法宝三叶火莲,可凝聚小神通心火。”

“心火:五浊恶世而不染,可焚烧杂念,庇护元神,亦可点燃杂念,引动心魔。”

...

“《尸骨火》,筑基篇,法分九层,三层一阶,一阶一尸火,三火炼骨丹。注:本命法宝骨魔炼制之法已失传,可凝聚小神通腐火。”

“腐火:污肉身,浊法宝,生秽气。”

...

“《雷火一气法》,筑基篇,法分三层,气海化雷云,每突破一层,可凝聚一层雷火,每凝聚一层雷火,可增加一成突破金丹几率。注:无本命法宝,可凝聚小神童阳雷,此法修行,凶险无比,慎虑!”

“阳雷:引动雷火,化作雷霆,最克阴邪。”

...

“三门功法,三个方向。”

李青玄眼中闪过思索。

《火中金莲法》,无疑走的是堂堂正正修行,稳妥。

《尸骨火》,左道之法,需要尸体辅助修行,虽然没有对应的本命法宝,但腐火小神通,可以腐蚀修士肉身法宝,擅长厮杀一道。

至于最后的《雷火一气法》,修行艰难,但是剑走偏锋,可以增加三成突破金丹的几率,战力也不弱。

稳妥、难缠、极端。

“稳妥意味着平庸;可是《尸骨火》法门,需要与尸为伴,我又不喜;最契合我体质的《雷火一气法》本来最合我心意,却没有对应本命法宝,金丹之后,战力无疑会比一些有完整传承的金丹真人弱上不少...”

李青玄面露纠结。

有梦境空间协助,《雷火一气法》的修行危险,对他而言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但在本命法宝上,他一无所知。

炼气时候还好。

功法不契合了,基础在那里,很容易就可以废法重修。

筑基功法会引动气海。

废法重修,很容易伤到修行根基。

选错了。

可没有后悔药吃。

李青玄放下玉筒,目光看向寒潭。

他想询问疯不觉。

可是对方整个人都沉入了寒潭。

这寒潭不知是如何在洞府形成,寒意不仅侵入肉身,站在边上久了,那股寒意还隐约冻结元神,让人思绪都慢了起来。

如果不是脚下黝黑地面传来阵阵暖意,李青玄怀疑自己连靠近这寒潭百米内都做不到。

无法靠近。

冒然传音的话。

李青玄又担心会打扰到疯不觉,只好站在远处,看着寒潭发呆。

修行无岁月。

只希望疯不觉别一修炼,就是数个月过去。

时间流逝。

一个时辰后。

原本安静的寒潭居然好似沸腾了一般,冒气无数热泡。

整个洞府内的温度,也打破了平衡,快速上升。

转眼间。

整个洞府热度,就超过了上千度,连地面黝黑的地砖都开始泛起了暗红,将这里直接化作了封闭的炼丹炉。

李青玄肉身蜕凡,却依旧无法硬抗这般温度。

他赶紧脚踩虚空,体内雄厚的火系法力化作一个火红光圈笼罩体外,才将外界高温隔绝。

哗啦

水面响动。

疯不觉浑身肌肤散发滚滚热意,破水而出,让洞府内的温度再度攀升,虚空生火,地砖通红,好似直接到了火山岩浆所在。

李青玄心中一寒,大感不妙。

下一刻。

啵的一声脆响。

他表面法力护罩应声而破。

李青玄反应极快。

未等高温临身,又是一层更加厚重的法力护罩浮现,随后身形一闪,在护罩再次扭曲灼破之前,顶着护罩跃入了寒潭。

滋滋滋

一入水,就好似烧红的铁块丢到冷水之中一般。

李青玄表面护罩与水面接触,发出滋滋作响,蒸腾起大股白气,避免了自己被烤成干尸的命运,同时将他吓出一声冷汗。

这疯不觉,分明是故意而为之!

不待李青玄心中那团火气爆开,准备破口大骂之时。

疯不觉嘴角翘起,身上热意收敛,手掌一摄,将李青玄抓出水面,丢在温度降下来的地面:“这是幽冥寒潭,你再多待一息时间,就要直接元神冻结死在里面了。”

李青玄离水之后,体表法力护罩迅速凝结成冰,与地面撞击,咔的一声,法力护罩顿时化作片片冰屑,碎裂一地。

他狼狈起身,压下心中怒意,眼带讥讽,迎上疯不觉审视的目光:“那我岂不是还要感谢你的救命之恩?”

疯不觉也不在意李青玄话中的讥讽,席地而坐:“你很生气吗?”

“生气谈不上,我们本就是交易,而且你实力比我强,我也没资格生气,只是觉得自己出现在这里,像个傻子。”

李青玄冷冰冰道。

他刚才的讥讽,其实只是试探!

疯不觉听懂了!

对方根本不是疯老头所言的莽汉。

那不过是伪装罢了!

所以李青玄现在才觉得自己就是个傻子,居然会相信疯老头的话,傻乎乎就以为遇到好事了。

疯老头绝对知道自己儿子真实的性格!

前面一番独白,也踏马是演戏!

苟老头!

今天自己算是阴沟里翻船了!

看着李青玄脸色阴晴不定,疯不觉笑了笑:“我爹说你聪明,刚才你反应确实不错,第一时间就找到了生机所在。”

“你也不用生气。”

“任何事物,都需要代价。”

“真正的传承,外界有价无市,你不过是接受一个小小的考验,便可以获得我疯家的核心传承,并不亏!”

李青玄摇摇头:“你错了,真心换真心,现在是你们欺骗了我的感情,我现在心里很不爽!”

什么小小的考验!

刚才自己反应慢一些,可就直接成了烤猪。

疯不觉叹了口气。

“你也别怪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