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修仙:我有一个梦境空间 第七十六章 心悸 (两章合一)

“你真的是第一次修行摄空术?”

吴德惊讶地看着李青玄。

两人此时正在一处名为金芽花的灵药田埂中,一人一个琉璃罐,正在灭杀害虫。

李青玄正眼神好奇地打量着罐子里,自己刚刚抓的米粒虫子,听到吴德询问,敷衍回答道:“可能我在术法修行上有些天赋。”

这虫子,名为吸灵虫,朝生夕死,天性喜爱吸食灵植,却是玄宝阁故意放置在这药田中。

因为吸灵虫经过调制之后,本身就是最好的肥田之物。

吴德听出李青玄心思正在这虫子上,不由笑道:“以后你会看到这虫子就腻味的,不过说起来,我当日还以为你年岁二十有余,没想到才十二岁,也难怪我那堂哥看好你。”

闻言,李青玄放下琉璃罐,看向吴德,认真道:“青玄其实也是现在才知晓这药谷难进,还要多谢吴才师兄和吴德师兄的关照,以后定有厚谢。”

“哈哈,好说,好说,既然师弟已经能熟练使用摄空术,那我们就早点将今日的吸灵虫处理了。”

吴德见这李青玄也是个聪明人,便满意地点点头,转身到了另外一块灵田。

药谷任务,是个肥差,位置有限。

区区五枚灵石,根本不够吴才帮忙安排。

他看重的是李青玄的未来。

吴才在李青玄到来之后,就暗中联系了吴德,让他帮忙观察李青玄情况,看有没有潜力。

如果没有潜力,下次自然就不会再这么轻易让李青玄挑选这么好的任务。

吴德走到边上灵田,看到已经开始忙碌的李青玄,心中思索起来。

“这李青玄年岁不大,居然在术法修行上也十分有天赋,估摸炼气后期后,加入丹鼎殿的希望很大。

三灵根,年轻,如果还能学会炼丹之法,便能快速积累贡献点兑换筑基丹。

只要不出意外,此人六十岁之前,起码有两次机会服用筑基丹。

这样对方突破筑基的可能性,起码有一半!

吴才堂哥这次没有看走眼...”

吴德心中一点点盘算起来。

原本他知晓李青玄不过炼气三层的实力后,心里是颇为不喜的。

因为药谷不小,如果另外一个接了驱虫任务的人连神识都没有孕育,驱虫效率便会很慢,相应自己的压力就会很大。

这样会耽误自己修行。

现在知晓了李青玄潜力不小,他心中便少了许多不情愿。

丹鼎殿的弟子,很少出去杀伐,只需要专心炼丹和修行,就能够积累贡献点,兑换筑基丹,往往可以活很久。

如果李青玄真的能够加入丹鼎殿,现在提前和他处好关系,就算吴德自己用不上,也可以将这份情谊延续给自己的后代。

想到这里,吴德脸上露出笑意。

忙吧。

这李青玄不似那种薄情之人。

自己做的越多,之后他就会越愧疚,心中也会越发感谢我。

吴德深吸一口气,神识扫过方圆一米,口中诵念,手掌挥舞,法力一动,引力自生,点点米粒大小的虫子便从那些灵药上飞起,投入进了手上的琉璃罐中。

另一边。

李青玄没想着暴露自己外显的神识,一边慢悠悠地清理着灵药上的吸灵虫,一边呼吸吐纳,贪婪地喷涂周围浓郁药香,淬炼五脏。

这地方,对他太友好了!

原本他还准备花费五六年的时间,慢慢解决身体隐患。

现在看来,最多两三年时间,自己便可以五脏圆满,由内而外,肉身归元如一,掌控体内力场!

有着李青玄磨洋工,两人在下午夕阳西沉之时,才堪堪将药谷中的药田清理了一遍。

至于药谷中的另外四人,早就忙完各自职责回去修炼了。

“吴德师兄,抱歉,都是我速度太慢,才耽搁了你的修行时间,要不以后我们一人分工一半药田,到时候忙完,师兄便早些回去修炼吧。”

李青玄面带歉意,诚恳看向吴德。

反正他驱虫的时候,同时也是在薅药田羊毛淬炼身体,并不影响什么。

哪知吴德闻言,反应不小。

他面露不岔:“李兄弟这是说的什么,无非是每日耽搁些时间罢了,我堂哥叫我多照顾些你,你却推脱,莫非是嫌弃我们兄弟?”

呃...

李青玄见他都直接叫自己李兄弟了,知晓对方是看重自己故意泄露出的潜力,想要自己心生愧疚,趁着自己年岁小,建立感情羁绊。

看破不说破。

这本来也就是他故意为之。

见状,他只好不好意思地行了一礼:“我只是感觉亏欠吴德吴才两位师兄甚多,既然师兄将我当自己人,青玄只能记在心里,只是以后要劳累吴德师兄你了。”

闻言,吴德才满意点头:“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你没来之前,这里还不全是我一人忙碌驱虫,好了,回去吧,早些突破炼气中期,有了神识,就可以帮我分担些压力了。”

两人刚要分别,各自回庭院完成今日修行。

吴德好似想到什么,突然转身叫住李青玄:“对了,李兄弟,你之前不是拜托我堂兄帮你寻一个名为王子枫的内门新人么?”

“不错,难道是吴才师兄那边有消息了?”

李青玄闻言,转身点头。

他手上,可还有王家的传承绘符秘法。

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不少时日,还是尽早解决的好。

“对,没想到李兄弟居然还认识内门弟子。”

吴德眼神怪异地看着李青玄:“你寻找的那人,已经被绘符院的祝阴大师收入了门下,此时好像在闭关,我堂哥暂时也联系不上。

不过你放心,我堂哥已经请在绘符院的族人帮忙,到时候那王子枫一出关,就会知晓你在找他。”

他原本以为李青玄就是个没有根底的人,没想到还有朋友加入了内门,而且还拜入了祝阴大师门下。

祝阴大师,可是绘符院的金丹修士,位高权重。

李青玄见吴德语气客气不少,解释道:“这是我在小玄会之前,认识不过几天的朋友,现在联系一下,也是希望情分不那么生疏。”

涉及王家绘符传承的事情,自然是不好透露出去。

吴德闻言,颇为理解的点点头:“确实,对于我们这些宗门的低层修士而言,修行不仅仅是埋头苦修,也是人情世故,李兄弟你倒是看的通透。”

“不过你没事还是将玉牌挂在身上,别老是放在储物袋了,不然我那堂兄想联系你一次,都只能通过我,太麻烦,哈哈。”

说完,吴德哈哈一笑,转身离开。

李青玄这才想起来,自己没事都是将弟子令牌放在储物袋,也难怪吴才会通过吴德转告自己关于吴子枫的消息。

自己居然会犯这种错误。

他苦笑摇摇头,将令牌取出挂在腰间,也加快了脚步返回院子。

回去,修炼。

...

时间流转。

转眼间,李青玄已经在药谷安心待了一月有余。

万事皆顺。

深夜。

他正盘膝而坐,身体牵引灵气,淬炼体内法力。

突然。

李青玄猛地睁开双眼,惊疑看向山谷谷口方位。

“奇怪,我身处玄宝阁总部腹地,还是药谷这种颇为重要的地方,怎么会突然心神悸动,好似有危机降临!”

他对于危险的感知,在凡人之时,就颇为敏锐。

如今神识外蕴,心神壮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