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我就是天阶 第六十七章 夔牛渡劫

这只异兽钻出地面,原青雨看清了,异兽全身青苍色,没有一丝异色。巨大的牛头上面没有角,光秃秃的。而且不可思议的是这只异兽没有四肢,只有巨大的蹄子长在肚腹之上。

“这不是夔牛吗?”他一声惊呼。白恬恬也认出了夔牛。两个人对视一眼,眼神中都充满了问号。

相传夔牛是海中的异兽,怎么会来到离海数万里的星垂镇,这里可是沙漠的边缘呀。难道夔牛习惯变了,喜欢沙暴不喜欢海啸了?

在妖异的红色中,天空上电闪雷鸣,瓢泼的大雨不约而至,漫天的雨丝落到人们身上,雨是红色的,天上下的是如同鲜血的红雨。

一阵阵风平地而起,呼啸的大风将地上的帐篷,椅子都吹到了天上。惊恐奔跑的人们不得不停下来,趴到地上,躲避大风。

雨借风势,狂落的雨点被风吹的打在人们的脸上生疼。雨水也或是血水流在人们身上,每个人都像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一样。

夔牛抬起头,两只眼睛上似乎蒙着一层青色的纱,毫无色彩,它望着红月,口中发出“哞,哞,哞”的叫声。声音如同闷雷,与天上的雷声交相辉映。

夔牛叫完,仅有的蹄子向后一蹬,庞大的身体向上飞起,直奔红月而去,仿佛一个勇士,义无反顾的冲向敌人。

红月放出的光辉,射到夔牛头顶,如同一道幕墙,阻止夔牛的飞行。

雷声轰鸣,巨大的电流,布满了幕墙。幕墙上闪着火花,发出兹兹的声音。

夔牛硕大的头颅撞到幕墙上,天空中出现沉闷的巨响,好像有什么东西爆炸了一样,震耳欲聋。

夔牛惨叫一声,从半空中掉落下来。大地震颤,整座山都似乎抖了抖,地上被砸出深坑。夔牛在深坑里奋力的挣扎。

原青雨和白恬恬念动避水诀,站在半空中观看。风雨无法撼动他们,但是他们也被眼前的情况震撼了。

“夔牛这是在渡劫吗?好强大的天劫呀。天劫还没有落下,仅仅是一道幕墙就把夔牛困在这里。”

“这要是在主场多好。”原青雨心道,“这个夔牛是不是脑子进水了。不好好的在海里渡劫,偏要到沙漠中来。难道是个客场龙?要知道还是主场好打呀。”

原青雨用现代足球的规则分析着,毕竟主场有大量的支持。

夔牛显然不会知道原青雨的想法,实际上它也不会去想什么主客场。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渡过天劫?

它从坑中爬出,蹄子支撑的身体在瑟瑟发抖,不知道是吓的还是身体已经不支了。

它死鱼一样的眼睛紧紧地盯着红月,不敢再有任何动作。

狂风呼啸,似乎是上苍的狂笑,嘲笑弱小的生物,总想一步升天,进入天界。即使是夔牛这样上古异兽,在上苍眼中也是蝼蚁的存在。

红月之中一股更加深红的光芒射出,照在夔牛身上。月色本是温柔如水的,此刻射到夔牛身上,夔牛如受电击,身子不住的颤抖,本来光滑的如同一块青色锦缎的身体,此刻毛皮炸起,身上处处都是焦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