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我就是天阶 第六十一章 胡山死了

杨家班的人正在收拾准备出发,一个人急匆匆的跑来,在原青雨耳边说了几句。

原青雨脸色一变,跟杨老铁说了一声,便跟着来人走了。

来人领着他七转八转,来到一处府邸。朱漆大门,门匾上写着胡府两个字,庭院不大,十分的雅致,院子里种着许多花草,香气宜人。

郎肃正在院里来回走着,看到原青雨过来,急忙迎上来说道:“胡山死了。就在昨晚,被人杀死。”

说完,领着原青雨去后宅,书房之中,胡山坐在书桌边,仰倒在椅子上,双手下垂,眼睛睁得很大,嘴巴张开。

郎肃说道:“和朱匡一样,目前没有发现外伤。似乎快速的就死了。”

原青雨眉头紧皱,第三条人命了,都是一样的。如果算上刺杀自己的那次,这已经是乌廷第四次出手了。

可是他为什么杀胡山呢,难道胡山也知道他,或者胡山参与了他们的阴谋,现在要杀人灭口。

他观察四周,书房里布置的很简单,一张书桌,几个书架。书架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籍,书籍都很整齐干净,可见胡山是个爱书之人。

书桌上有几张练笔的纸,纸上面写着文能提笔,武能杀敌,文武双全,风流豁达。字迹刚劲,力透纸背。

他心想这可能时是胡山的自诩吧,这个胡大人也算是个有抱负的人了。

在书桌正中放着一份奏章,奏章没有写完,上面写的是福寿王朱松强霸民田,逼死人命的事,还没写完,后面可能是要请武明帝裁决的意思。

又是朱松?这个王爷看起来不像朱云飞说的那样,只知道玩乐。如果那样想买地出钱就行了,怎么会强买。

奏章旁边是一份状纸,正是告朱松的状纸。上面写明朱松什么时候抢的地杀的人。原青雨一看,就是在一个月前朱松出使无盐国回来抢的。

他皱皱眉,怎么这么巧,出使回来就抢地。

郎肃说道:“这个王爷真不省心,到处抢地,都抢到国家祭天地旁边了。”

“什么?”原青雨如受雷击。

“朱松抢的这块地就在国家祭天的天台不远。”

在天台边抢地,找人混进皇宫。这些人的目的昭然若揭,就是要捣乱祭天大典,甚至是刺杀皇帝。

这时候,朱云飞和沈鹏也来了。两个人听了,也觉得事情应该是这样的。

沈鹏说道:“事情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朱松在幕后参与。这批人应该是在无盐国时联系的。乌廷本来就是搞阴谋叛乱的,跟朱松一拍即合。来到京城准备搞刺杀。”

“他为了保险起见,还邀请了韩昆来参与。并且把他的哥哥乌苏也引到京城,可以为他们做事。不料他刚到京城,就被朱匡看到了。所以才杀了朱匡灭口。”

朱云飞说道:“你说的不错,很有道理,不过那个拿箱子的人呢,他是谁?”

沈鹏想了想说道:“这个还不清楚,可能是他们请来的人吧。也可能是韩昆的师傅。不过现在他是谁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现在我们怎么做?马上汇报?”

郎肃说道:“不管怎么样,我们都应该向上汇报,不然出了事情,不好交代。”

原青雨看着书桌说道:“我总觉得事情有些奇怪,这些事发生的太巧了。有人好像知道我们在查出使团,所以马上死了一个,又带出一个。我总觉得有人在转移我们的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