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我就是天阶 第九章 激斗

袁行月见百骨炼魂幡形成的结界被打破。急忙招呼其他五星君进店。牛虎兔蛇狗五星君鱼贯而入。

牛星君面色黝黑,体格壮大,比常人能高出两尺,站在那不动如山。

虎星君却是将军打扮,头戴金冠,身披铁甲,脸上有几道伤疤,其中一道自左眼伤到右颊,伤疤泛着肉红色,显得人无比狰狞。

兔星君是个中年美妇,圆圆的脸上前者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咧嘴一笑,眼睛弯成月牙形,穿着雪白衣裙,身体丰腴,体态婀娜。

蛇星君是个少女,长发披肩,头发上束条金带。穿着翠绿色的衣服,下面却是齐膝的短裙。

狗星君像个白面郎君,粗发浓眉,高高瘦瘦,只是鼻子尖尖的,上面还有一撮红色的毛。看起来十分好笑。

六星君和原青雨等人围住楚书南,楚书南毫不畏惧,气定神闲站在那里。

兔星君向前走了一步,媚眼如丝,皓齿轻启,娇滴滴的说:“大哥,你忘了小妹了吗?”

楚书南似乎对兔星君有些感情,并没有动手,眼光抬起来,望向远方,似乎在追忆什么。往事不可追,来日犹可待。楚书南说道:“想当年……”

话音未落,兔星君手指挥舞,一个网状法宝飞出,罩定楚书南,楚书南动弹不得。

兔星君口中却在娇笑“大哥,还是忘不了小妹,让我们亲热亲热”说完,轻移莲步,款款而行,走向楚书南。忽然兔星君一声惊呼,她发现楚书南正对着眨眼,她不敢怠慢,身子快速后退,真是动如狡兔。

但为时已晚,楚书南只一步就从网中踏出,一只法力化作的大手击中兔星君的胸膛,兔星君惨叫一声,被击飞出去,眼看不能活了。

从兔星君偷袭楚书南,到楚书南反杀兔星君,只在电光火石间,众人反应过来,兔星君已经命丧当场。

虎星君一声悲嚎,虎躯乱抖,手中军刀化出一道白芒,向楚书南劈去。

袁行月大喝一声,“大家一起动手,扑杀此贼。”

说完,和蛇星君,牛星君,狗星君一起摧动法术,向楚书南攻去。

秦风等人知道楚书南厉害,如果被楚书南杀完几个星君,一定不会放过他们,于是强打精神,加入战团。

楚书南形如鬼魅,全身包裹着一层黑气,看不清清面貌,身形乱转,左突右冲。口中喝道:“白骨摧心掌”。黑气之中时不时打出一掌,让人防不胜防。

法力较浅的胡庆,便着了一招。命丧当场。

狗星君深吸一口气,大口一张,一股精气向楚书南喷去。楚书南嘿嘿一笑,手里残破的百骨炼魂幡一卷,将精气卷走,百骨炼魂幡竟然恢复了不少。

楚书南忽然窜到牛星君面前,牛星君身材高大,力大无穷,但是动作有些迟钝。楚书南的百骨炼魂幡一动,竟然将牛星君裹住。

只见百骨炼魂幡上黑气涌动,无数残魂扑向牛星君,片刻之间牛星君血肉被撕扯干净,只剩下森森白骨。那百骨炼魂幡上残魂欢动,就要完全恢复了。

法门寺的法空法明两个和尚,刚才被鼓声所伤,心脉受损。尚未恢复。

如今眼见活人被吞噬,心中悲愤,于是不顾伤势。强行提升法力,高声念诵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舍身投入百骨炼魂幡中。

幡中冤魂厉鬼见有生人进入,争先恐后,去吞噬法空法明。两个高僧不为所动,法相庄严,口中诵念不断,脚下升起莲花底座,身上射出万道金光。

魂灵们被金光照射,纷纷退去。又有经文感召,一个个挣脱百骨炼魂幡的束缚,投胎往生去了。

啪的一声魂幡炸毁,这妖物彻底的被毁掉了。法空法明跌落在地上,不知死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