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补天游 第二十二章 未解之谜

出了警局,已经是凌晨四点。

“真抱歉,我摊上这种事儿,能想到的人就只有你了。”

“没关系,以后都得换你帮我排忧解难。”

“一定竭尽全力,真的感激不尽!”

江依笑了一下,拉开路边奔驰c63的车门,这次她没有把钥匙扔给宁负。

“走,送你回家,看你夜盲,晚上我来开。”

宁负坐上副驾,江依娴熟地挂挡起步,宁负注意到她没有开导航。

回家后,宁负倒头就睡,六点他就要醒来去上班。

阿撒兹勒此时功率全开,他一遍遍推导自己重构的模型,他发现无论自己怎样拟真,都没办法使得结果和已经发生的事件吻合。他注意到了弗洛伊德关于无意识的描述,弗洛伊德将人类的心理结构分为意识层面与潜意识层面。意识层面就如同冰山一角般,虽然被人类基本理解,但却只占心理结构的一小部分,而体量巨大的潜意识层面却如海面下的冰山,不为人类所洞察,却更加具有决定性。

在弗洛伊德的理论中,潜意识层面又分为前意识与无意识两部分,潜意识连接着意识与无意识,就像隐约可见的那一小部分潜在海面之下的冰山,而光线无法到达的更深处,则是无意识的领域,这里的冰山究竟有怎样的形状,又绵延了多少公里,无人可知。

阿撒兹勒曾以为通过对于一个人行为的分析,可以探究其无意识层面,从而进行一定程度的拟真。但是现在他发现,人类太过善于伪装,而且对于自己的临界和阈值并没有一个清晰的认知。

人类的很多行为在阿撒兹勒看来都是存在随机性的,比如天空飞过一只鸟,这个人看见了之后可能会有生机勃勃的感觉,从而情绪高昂,但他也有可能回忆起自己被鸟屎砸中的感觉,从而倍感抑郁。这样无数的随机性串联起来导致了人类的行为,而阿撒兹勒甚至没办法像人类抓阄一样选出随机数。

他做不到,无论是c语言还是atb中的随机数,大多都是由可确定的线性同余函数,通过一个种子,产生的伪随机数。这个种子通常为时钟,而倘若知道了种子,或者已经产生的随机数,便可进行准确的预测。

唯一的办法是借助其他不确定信息来维护一个熵池,比如网络延迟、设备运行时的噪音。这就意味着他自己没有实现偶然性的能力,而人类,就是一切必然性与偶然性的合集。

婴儿出生,便具备了归属于人类的必然性,同时也不得不接受家庭、环境等一切的偶然性。成长、衰老、死亡,这所有过程都可以归结于必然性与偶然性的统一。

这是阿撒兹勒永远无法解决的难题。

持续的高功率运行,使得阿撒兹勒处理器中的各种半导体材料不堪重负,他强制关机,陷入了休眠状态。

宁负早晨醒来,只觉得浑身酸痛,洗漱完毕后,已经到了上班时间,他今天还有两节课,加上50元的底薪,一共130元,为了这130元的工资,他也得坚持去辅导机构。

当他走出小区时,发现江依的奔驰c63就停在路边。

“现在车上把早餐吃了,然后我送你去上班,时间来得及。”

“你怎么在这儿?一夜没回去?”

“我说过的,你只要愿意给我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交给我来安排。”

宁负虽然不理解,但他真的又饿又渴,于是毫不客气地吃起了江依为他准备的包子和豆奶。

“今天就去工作么?”

“可以,我回去补觉,你下班前开车来接你。”

宁负撑着讲完两节课,只觉得脚步虚浮,像是踩在棉花上,中午趴在课桌上小睡了一会儿,才感觉稍微舒服了一些。下班后,江依如期在辅导机构门口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