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补天游 第二十一章 这不公平

宁负的烟还有半截,现在是凌晨两点,讲了一天课,之后又被江依拉着逛街,他无论身体还是精神都疲惫到了极点。

倒不是他想看看任梓晨打算说些什么,他太累了,需要调整状态,而且任梓晨看起来像个富家子弟,应该明天不用上班,有大把的时间。

想尽快解决事情的人是宁负。

但是宁负越是着急,越要表现的气定神闲。《教父》中说,永远不要把自己的真实想法写在脸上。宁负确实看过《教父》,他记得那场导致柯里昂家族发生惨剧的会面。

毒贩索拉索请求老教父提供保护,并许诺丰厚的报酬,但是老教父拒绝了,可大儿子桑尼却插话表示有何不可。事后老教父告诫桑尼不要把自己的真实想法写在脸上。而因为桑尼的莽撞,索拉索觉得柯里昂家族内部有意见分歧,于是计划枪杀老教父,让桑尼接替老教父的位置。最后导致老教父身中七枪,桑尼也命丧黄泉。

所以宁负不会暴露自己的真实意图,事情究竟是怎样的,与他没有关系,他也不关心。

做笔录的时候,他回想了很多遍这件事的所有细节,依旧没有任何头绪。如果这是苏桃设的局,那么她的目的是什么?宁负觉得苏桃缺乏动机。可是任梓晨也没有平白无故找自己麻烦的动机。

既然想不清楚,那就先搁置一边,解决眼前的问题。

宁负走到一旁的垃圾桶,把烟掐灭,他故意用了很长时间。任梓晨终究是不够耐心,走过来说:“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各回各家呗,真的和我没关系,以后别再烦我了好么?”

宁负想让任梓晨明白,苏桃的生活他无意插手,发生了这么多事他也懒得追究。

“你确实和苏桃有联系,看你们的聊天记录,你们的关系确实不一般。”

“这和你有关系么?你自己是不是她男朋友你心里真的一点数都没有么?算了,随便你怎么想吧,以后别来烦我,好么?”

“我现在的感觉就是一个词,荒诞。”

宁负又叼上一支烟,他注意到了任梓晨的措辞,“荒诞”。借着路灯的光,他开始仔细打量这个男生,长发,长袖假两件t恤,工装短裤,红色的aj球鞋,戴着一块卡西欧的g-shock系列运动手表。

“看过几本加缪的书学到新词儿了?你省省吧。”

“你保证以后离苏桃远点。”

“问题这些事儿就和我没关系,你爱找谁找谁去,懂么?此外,我和苏桃怎么样,也不需要你这个前男友来操心,你该干嘛干嘛去。”

“你好好跟我说话,不要用这种口气,你的学校,班级,我全都一清二楚,我有能力让你退学,让你找不到工作。”

宁负沉默了,他最不能接受的就是被人威胁,他现在想做的就是抄起一旁的共享单车砸在任梓晨的头上。

宁负本想把事情说清楚,免得任梓晨继续找他麻烦,可是他发现自己没办法做出离苏桃远一点这个承诺。

他不想,他不能,他不会。

既然谈不了,那就走吧。宁负撂下一句“白痴”,转身离去。

任梓晨追了过来,说:“好,我就相信你和苏桃之间没有关系,现在你当着我的面把她删了。”

“凭什么?”

“你给不了她想要的幸福生活。”

“你怎么知道的?”

“你有钱么?有背景么?你连她有病都不知道吧?”

“你怎么知道的?”

“回答我的问题。”

“凭什么?”

宁负还在自顾自地往前走,任梓晨一把拉住他,宁负转过身说:“她喜欢谁是她的自由,她要是喜欢我,我就让她喜欢。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以为你是谁?”

任梓晨挥拳砸下。与此同时,身后的不远处传来一声暴呵,“干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