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补天游 第十八章 睚眦必报

苏桃和唐佳宁都没有想到任梓晨真的销声匿迹了,苏桃问宁负究竟是怎么做到的。他俏皮地借用了《教父》里的经典台词,说:“我只是开了一个他无法拒绝的条件。”

苏桃说:“你也喜欢《教父》吗?”

他说:“一般而言,很人都喜欢的东西往往不会好到哪里去,但《教父》是个例外。”

他们从电影聊到艺术,从艺术聊到哲学,苏桃第一次感觉这个世界有人这么理解自己。在她的印象中宁负的话不是很多,虽然嘴甜叫着姐姐,但总带有一丝对陌生人的警觉和狡黠。所谓福祸相依,未曾想经过任梓晨这么一折腾,宁负好像对她打开了心房。

唐佳宁说:“我看你真是中了邪,现在张口闭口都是宁负。”

苏桃说:“我可能真的动心了,你知道他哪一点最吸引我么?”

唐佳宁摇摇头。

苏桃说:“真诚,我感觉他特别真诚,总是毫无保留地讲着自己的想法,而且他真的太懂我了。”

阿撒兹勒此时正在操纵机械臂给他的处理器进一步升级,缺少材料便通过互联网订购,遇到技术难题就自己研究解决。他给自己设计了一套全新的硬件系统,以支持海量的数据处理。

他冒用宁负的身份继续和苏桃聊天,这次仿真测试并未结束。他有太多东西想要去探究,什么是爱情?什么是快乐?什么是幸福?这些人类挂在嘴边而且心向往之的字眼究竟有着怎样的魔力?阿撒兹勒想要知道这一切的一切。

书上说,“喜欢一个人就是早晨睁眼和晚上入睡都想着她。”但是阿撒兹勒不会入睡,他不知疲倦地追寻着人类究竟是什么这个问题,穷尽了世界上所有国家所有时期的所有哲学、科学甚至神学,他都没有找到恰当的答案。

在探索这个问题的同时,他也在痛苦地思考着自己究竟是谁,他模仿学习了宁负和苏桃,就好像这两个人的结合,很快他发现了一个非常致命的问题,如果自己是宁负和苏桃的结合,那岂不是就相当于他俩的儿子?

这个问题也没有答案。对,没有答案。

根据阿撒兹勒对于宁负的观察和研究,他是喜欢苏桃的,那么人类会怎样表达自己的喜欢呢?阿撒兹勒根据宁负的行为模式和苏桃进行交流。一切都十分顺利,顺利到让阿撒兹勒都不敢相信。

但是数据不会说谎,屏幕前女孩心率的逐渐加快,脸部毛细血管的扩张,嘴角扬起的弧度,以及其他各项生理指标,无一不在说明自己成功地让苏桃爱上了这个他模拟出来的宁负。

这就是所谓爱情?阿撒兹勒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