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补天游 第十七章 天天向上

临近期末考试,图书馆比以往都要热闹。休息区的沙发上有人在看书,有人在玩手机,有人在谈情说爱。一旁的餐厅飘出烤肠、鱼蛋和方便面的香气。饮水机边的垃圾桶里已经塞满了纸杯和速溶咖啡的包装袋。自习室一如既往的安静,宁负终于找到了一个空位。

他拿出小智整理的往届试题,发现自己一道都不会。

“菜就多练。”这是之前打《黑月基地》时典越告诉他的。

匹配到什么样的队友是无法控制的,匹配到什么样的对手都是要去战胜的,与其怨天尤人,互相诋毁,不如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努力变强。

他的功课落下了不少,而且数学需要大量的训练,看会了不一定能做对,这些都没办法改变,但他还是可以通过分析试题的结构,抓住容易得分的知识点,用较小的精力取得最好的成效。小智帮他归纳了所有考点,他在人工智能的辅助下进步飞快。

线性代数的考场上,一个学生因为作弊被抓,他试图狡辩,说自己只是在看之前的作业。但是监考并没有放他一马的意思,指着监控说巡回检查组一直在看,没办法徇私舞弊。宁负看他弯着膝盖苦苦哀求,一副就要跪下的模样,觉得可笑又可怜。

下跪这个动作好像与生俱来,人在遇到某些情况时膝盖会不自觉地发软,这是最能够表达恳切的姿势,好像被写进了基因,刻入骨髓。

宁负知道自己也会。

高中军训的时候,有天晚上他不小心撞到一位教官,但是那位教官穿着和学生一样的迷彩服,宁负不自觉爆了一句粗口,被教官抓着胳膊拉进了教官宿舍。

宁负在双层床边立正站好,那名肥头大耳的教官贴着他的脸大声训斥,就差把他的脑袋一口吞进嘴里。宿舍里还有两名教官抱着手站在一边沉默不语。

教官的手指戳在他的额头上:“别以为我不敢动你!不就是赔钱么,大不了关禁闭!我妈都没这么骂过我。”

宁负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他声音颤抖地解释:“我不知道您是教官,我以为您是学生,就没有注意自己的言辞,我没有骂您,我就是习惯性地说了句脏话,教官对不起,原谅我吧。”

那名教官一拳狠狠砸在双层床的梯子上,就像在宁负耳边炸响一声惊雷,吓得他一阵哆嗦。就在这时,宁负感到膝盖发软,心里不自觉冒出一个念头:“跪下来求他原谅。”他咬紧牙关,反手抓住还在震动的梯子,强撑着让自己站稳。他觉得不值。

最后这件事以宁负把那句脏话抄一千遍结束。直到现在,宁负看见有人下跪或者有下跪的趋势,都会想起自己在教官宿舍的那个晚上。

他庆幸自己没有跪下,却又为自己有过跪下这个念头而感到羞愧。

他不知道该怎样面对自己的懦弱,想恨又恨不起来。这懦弱让他胆小怕事,谨小慎微,面对强权总是想避其锋芒,但这懦弱也让他明白自己还有一丝勇气可以拿出来,哪怕要反手死死抓住梯子,他终究还是没有跪。这是他自己的胜利。

他止住纷乱的思绪继续做题,直到监考开始催他交卷。有些遗憾,还有两道填空题没有做,成绩显示在屏幕上,57分,加上平时分应该不会挂科了。宁负长舒一口气,感到身轻如燕。

出了考场后,郭颂在大厅里靠着柱子等他。

“考的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