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补天游 第十一章 无处不在

在宁负分期买过手机后,他就收到了几十条微信好友申请,都是贷款公司的客服。那是p2p网贷合法化的前夕,很多不正规的平台在最后时刻还想着疯狂大赚一笔。

“先生,请问您需要贷款服务吗?”

“你们都是从哪里得到我信息的?”

“先生,您需要贷款服务吗?。”

宁负知道,自己注册分期贷款平台后,自己的个人信息就已经泄露了。在这个过程中,微信号没有泄露,但是手机号的确发送过验证消息。他在微信中关闭了通过搜索手机号添加好友,世界终于清净了。

拿到新手机后,他把泡面钱还给了赵翎,现在就得省吃俭用,开源节流,尽快把网贷还清。宁负想起自己曾经看了不少校园贷引发的悲剧,他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也铤而走险。宁负计算着家里发生活费时间以及每天的开销,如果只靠泡面生存,那么勉强足够周转。

但比高利率更恶心的是无时不刻的骚扰电话,宁负基本上没办法正常使用手机,有时候一小时会接到40个贷款公司的推销电话,他只能除通讯录以内号码全部屏蔽。

自从背上了网贷,他原本不多的底气就更加捉襟见肘,莫名觉得低人一等,有时候他真的想一发火箭把网贷公司的办公楼炸个稀烂,明明已经拿了高额的利率,还要泄露自己的个人信息,太恶心了。

或许资本就是这副嘴脸,唯利是图,甚至草菅人命,更别提尊重了。这种感觉就像是小学时被校霸欺负,也不敢告诉家长,只能把自己关在厕所偷哭。

事实上宁负现在的确也是这样做的,只有待在厕所隔间的那十分钟才让他感到真正的放松,点上一支烟,数着漏水的滴答声。在其他地方,他总感觉自己被太多目光所注视。

这几天的时间,宁负第一次感受到了生活不易。他本以为自己的生命就像一列老旧的绿皮火车,晃晃悠悠地行驶在铁轨之上,通过一个又一个道岔,就这样一直不停地行驶下去。

直到某天跑不动了,就随便停在哪里,时间会将一切慢慢碾成粉末,最后不会有火车,也不会有铁轨。

抑或飞来横祸,在一场不怎么绚丽的烟火中湮灭,像是激起一层涟漪,水面很快就恢复平静。

但现实并非如此,就好比当下,他个人信息四处流转,被当做商品贩卖,连带着他的隐私和生活一起被明码标价,而且价位极其低廉。一批一批的个人信息以数据包的形式经由网络传输到各地,让他想起了小时候图画书中贩卖黑奴的美洲货船。

黑奴躺在木板上,四肢被铁索束缚,只能在暗无天日的底仓苟延残喘,活下来的人不会超过三分之一。这些黑暗的交易从来没有被废止,只是以另一种形式延续了下来。

宁负现在下意识地会把手机放远一点,他知道自己的所有信息正在被无时不刻地收集、贩卖,变成金子落入某些人的口袋。在那些人看来,自己只是一个为他们牟利的工具,至于这个工具的喜怒哀乐,对一天接到上百个推销电话有什么意见,他们一点都不关心。

期末考试前夕,宁负还在黑月基地的靶场里练枪,像往常一样播放网易云的每日推荐,电脑选择的超级战士站在房间中央,不会移动,不会还手。

可是过了一会儿,那个超级战士开始走位躲避宁负的攻击,虽然十分笨拙,只能有规律地左右横移。宁负依旧能够准确命中,将其击杀。

又经过了几次击杀后,那个超级战士的规避动作开始有一定的随机性,也更加复杂,宁负已经无法预判他的走位,在短时间内将他击杀。

但是这些情况在其他练枪房间是可以实现的,系统偶尔会出现漏洞,宁负见怪不怪。

很快,那个超级战士开始躲避他的准星,就像可以预判他拉枪的方式,每一次都避过他的射击。那个超级战士在空旷的方形房间内,以极限变向和各种灵活的蹲起、左右摇摆,利用模型特性躲过宁负的子弹。

宁负已经无法杀死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