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补天游 第九章 信息至上

宁负砸完手机就后悔了。在周围人错愕的目光下,他赶紧捡起手机向着食堂的方向走去,都不敢看自己的手机摔成了什么样子。

他想起要去上大学的前一个晚上,自己在客厅收拾行李,铺盖已经邮寄到了学校,衣物和日用塞在行李箱,双肩包装着证件和泡面。

他把钥匙从兜里取出,给父亲说:“钥匙我就不带了。”

他猜父亲会点点头,然后用眼神示意他把钥匙挂在门口。

未曾想父亲问他:“为什么?”

他说:“怕丢,去了也用不到。”

父亲说:“你带着,不论去哪里这都是你的家。”

走之前,宁负在那幅妈妈一针针刺出来的十字绣下面站了好久。

中间是一个大大的“家”,旁边有竖着的两行字,“人是漂泊的船,家是温暖的岸。”下半部分是一艘停泊在港口的木船。

临走前,父亲还塞给他两百元现金,他本来不想带,怕丢,也觉得多此一举,父亲坚持道:“装好,万一遇到个什么事需要用现金怎么办?”

宁负不以为然,到了学校就把钱存进银行卡了。要是那两百元还在,虽然可能不够修好手机,但至少现在足够去食堂大吃一顿。

这手机摔得毫无道理,也没办法给家里交代。说自己被人工智能惹火了?他只是读取了手机中的健康数据。

宁负知道现在的境况,可能你和朋友聊天说起奥特曼,打开淘宝就会看见首页上推荐的玩具模型。互联网不仅缔造了“地球村”,还编织了一张巨大的蛛网,这张蛛网逐渐成为了每个人在现代社会生存的标配,就和自来水和家用电一样重要。

但这张蛛网同时也在将所有人禁锢,无时无刻收集着信息,有些是为了安全,有些则是为了牟利。尽管每个人都很看重隐私,可是在这张蛛网的不断生成下,这个世界已经在慢慢变得透明,纤细不可见的蛛丝传递着每个人的一举一动甚至一颦一笑,最后交汇在不知名的某处。

宁负知道,工业时代已然落幕,而生态时代只是某些人构想的乌托邦,生态不会占据人类文明发展的主导地位,接力的只会是信息。

信息会取代工业成为人类文明的基础,而步入这个时代后,资源与环境的问题将不复存在,这些都是工业时代的困境,随着地热等新能源的广泛应用,储备有限的化石燃料成为时代弃儿,环境持续恶化,但是人类也有与之对应的手段。在这个时代,信息才是一切生产力,信息才是最重要的资源。

这不是生产方式的变革,而是观念的变革。

比如现在,外卖员的劳动就是人力资源,他们同样也是最基础的生产力,可是在信息时代,科技的发展最终会淘汰外卖这个职业,谁对便捷又美味的饭菜有需求才是资源,这种需求就是信息。

没有人可以阻挡这种发展的趋势,正如全球化一样,每个人都是受益者,虽然也要接受随之而来的反噬。

桃酥可以毫不费力找到自己的寝室,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而现在如果一个人愿意,甚至可以通过网络了解另一个人的全部。

这再正常不过了,他应该早已习惯。但是宁负心里有鬼,他藏着一个秘密。那些流光和噪音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

宁负明白了自己为何会因为人工智能的关切而反应过度。现在这个秘密对于人工智能而言可能已经不再是秘密了,能读取健康数据,浏览器的记录应该也会被检索。

就算那个人工智能真的如他所言,遵守法律,没有窥探自己的隐私,那么只要自己再次发作,健康监测里的异常数据也足够让其分析出自己的状况,哪怕不是那么准确,秘密暴露只是时间问题。

不过现在还没到思考这些的时候,没有手机,就没办法付钱,这几天就都得饿着,连活下来都变得困难。宁负第一时间想到了郭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