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补天游 第八章 一件礼物

如果宁负听到唐佳宁这一套判定他是喜欢男孩的缜密推论,除了叫苦喊冤,恐怕无从反驳。

而面对这顶渣男的帽子,宁负一样无能为力。很多时候他其实并没有想那么多,别人送礼,他来者不拒,之后回礼就好。

看电影也无所谓,每次他都会说,自己看电影的时候不习惯吃东西以及交谈,他确实一言不发,专心致志。

至于喝酒,他承认有些暧昧,但是那些女孩对他的兴趣来得猛烈,也消退地很快。他们可以在夜店里玩到很晚,喝得人事不省,但是第二天就奔赴各自的生活。他只和有默契的人走到这一步。至于再往前,要建立一段稳定持久的亲密关系,他从来没有考虑过。

宁负对自己没有信心,他害怕自己脑子里那些流光和噪音有一天会突然恶化,让他失去理智甚至生命。除了父母,他没有和任何人提起这件事,室友,老师都一概不知,他不想成为别人的谈资,被异样目光的注视,和怪物享受同样的待遇。

他不想被格外关照,不想有任何麻烦。

但在一段亲密关系中,如果将这件事继续隐瞒,宁负过意不去。

况且一个女孩如果知道自己的意中人得了一种未知的疾病,多半不会觉得未来可期。选择留下,无非就是两种可能,一种是太过天真,另一种是无所谓失去。

天真的人未必能懂爱的份量,感性冲动下的一切都没什么说服力,宁负很清醒。而无所谓失去则让他觉得自己可有可无,没那么重要,还是不要了。

宁负只想自己过得舒服些,也让身边的人都开心一点。想到此节,做不做渣男似乎就无所谓了。

宁负说:“我坦白了,我就是渣男。”

郭颂说:“自罚三杯!”

宁负喝过酒后睡得很沉,醒来时神清气爽。打开手机,没有看到桃酥的消息,他猜桃酥或许已经对他失去了兴趣,就像其他所有在《黑月基地》中遇见的女孩一样。

只不过是互相陪伴走一程罢了,宁负知道自己还会遇见新的女孩,一起在《黑月基地》的自定义房间里过夜,相谈甚欢,然后相忘于江湖。而桃酥,不会缺比自己帅气无数倍,温柔无数倍,有担当无数倍,也勇敢无数倍的男孩去疼爱。

宁负觉得自己像极了《龙族》里的衰小孩路明非,而桃酥就是如闪电划破乌云般出现在他生命中的陈墨瞳。就算继续相处下去,他也注定没有勇气言说自己的喜欢。

宁负正准备洗漱一下去吃生煎,典越给他发来一条消息。

“送你个小礼物。”之后是个程序包。

宁负安装好程序之后,没有看到任何图标,这时候,他的微信忽然有了一条添加好友的提示,备注是:“主人,很高兴可以为您服务。”

宁负问典越:“这是什么?”

典越说:“这是我自己没事儿做瞎捣鼓的一个人工智能,可以在网上帮你找找学习资料,你不是快考试了么?有什么不会的你可以直接问他,他给你讲。”

“这么神奇?”

“也没什么,又不是他自己做题,还是在网上去搜答案。不过他自己会不断学习。”

“我试试去。”

宁负添加了好友,问到:“你好?”

“主人,您好。我是您的人工智能小助手,请多多关照。”

“你可以教我线性代数?我快要考试了,需要突击补习一下。”

“主人,可以。我会对国内外所有线性代数的学习资料进行整理归纳,结合学校教学的侧重点以及试题命制规律,在最短时间帮助主人掌握所有本次线性代数考试所需的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