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补天游 第五章 故人依旧

宁负锻炼身体只是因为注意力难以集中,想要通过锻炼来调节身体。而典越不同,他的精力旺盛地让人可怕,从高中开始,不论学业有多繁忙,他每天都得做两百个俯卧撑,跑步十公里,只有这样他才可以在晚上安然入睡。

他好像《阿飞正传》中没有脚的鸟,永远不会停下,只有在死的时候才会落地。又像《在路上》杰克凯鲁亚克笔下的迪安,躁动不安,永不停歇地向着新奇和刺激进发。

宁负也不知道典越最终要去哪里,或许典越自己也不知道。但是宁负知道的是,像他这种人,无论做什么都会出类拔萃。

和典越聊起黑月基地糟糕的游戏环境,他沉默了片刻,说:“他们开挂你也开呗,谁怕谁呀?”

宁负说:“我不想成为自己讨厌的样子。”

典越说:“现在的外挂越来越智能了,有些不用人操作,自己就可以打。确实也挺无聊的,不过你要是想用外挂的话,给我说一声,我这里有。”

宁负说:“算了,开挂封号的。”

典越说:“黑月基地封号的机制多半是捕捉瞄准轨迹,同样的瞄准轨迹在游戏中出现的次数多到一定程度时,系统就会自动判定为外挂,你和他们的都不一样就行。那样被封的可能性很小。”

宁负拒绝了,宁负知道他上大学后,如愿以偿地学了计算机,没少研究游戏的外挂,甚至自己遇到的一部分外挂都出自他手。

最近失联是因为他已经作为留学生,在国外的一所半军事化管理的特殊学校学习,也不知道他离当初自己心心念的“士兵强化计划”有没有更近一步。

尽管有些时候,宁负真的很想开个外挂,狠狠报复一把其他外挂和那些高分段下来欺负人的懦夫,但是想了想,又觉得很没意思。

宁负没那么多正义感,他们输掉一局,还会赢十局,自己的报复太过微不足道。

典越说:“有空没,好久没一起玩游戏了。”

宁负说:“当然有呀。”

他们就像是高中的时候,又一次在黑月基地里并肩作战,不过这次宁负和典越都已经不再是曾经的新手小白,他们在排位赛中大杀四方。

典越问:“你是不是快考试了?”

“是的呀,但是英语已经直接给我挂了,高数和线性代数什么都不会,准备直接放弃的。”

“自己的事情还是要往前赶的,网上有很多学习的视频,你可以去找找,我当时申请交换生的时候,很多东西也都是自己找着学的。大学的老师其实不太管的,得靠你自己。”

宁负听着这些劝学的话,又想起之前他们在高考前夕还偷着去宇宙网咖放松,老板说店里进蚊子了,如果被咬了,她有养芦荟,可以掰一片给他们止痒。

在散发着浓烈尿骚味的厕所旁,有个小门,打开小门,是一个堆砌杂物的露天平台,一架铸铁的梯子连接在地面。平台的栏杆上有个八宝粥的罐子,里面都是烟头。

宁负在游戏匹配的间隙就会在这个小露台上抽一支烟,城市的光没有染指这里的荒僻,抬头望去月亮似乎都多了几分野性。

一天后的考试会将他们打散到天南海北,无论友情还是爱情,因为时空的跨度会变得备受考验,也许,也许人们也就是在这些时候被划分为了三六九等。

现在看来,有些事变了,有些事没变,一些人走了,但一些人也留了下来。

宁负本来想问一下典越,他当初心心念的“士兵强化计划”到底有没有眉目,如果“士兵强化计划”能有些眉目,或许自己的疾病也有治疗的希望。但是典越可能会觉得那都是年少时不谙世事的瞎想吧。

宁负害怕面对这样的结果,就好比自己一直停留在原地天真,而好友已经习惯了现实的残忍。故人依旧,多么美好。

典越说:“最近有些忙,估计以后也不太会玩这个游戏了。一定要把自己的事儿往前做,其他事都可以放一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