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补天游 序章:亚瑟之渊

从舷窗向外看只有一片死寂,灰白的陨石带一直延续到视线尽头。不远处有一具行星的遗骸,像是吃了一半后搁置许久的苹果。

附近的时空构架相当不稳定,极易产生虚空裂隙,这颗残缺的行星也许就是裂隙之中某种存在的杰作。

不过,这场旅途的终点快要到了,今天是男人的生日,具体是第几个生日,男人已经记不清了,当然,这不重要。但他需要给过去的自己送一份生日礼物。

广播中传来舰长的声音:“报告执行官,已接近目标地点。”

男人说:“我告诉过你的,只是送个快递,不会遇袭。”

控制室里的舰长咽了口唾沫,更加提心吊胆,这艘轻羽级战舰已经卸下了所有武器系统,只有护盾发生器作为被动防御手段,如果遇见异形或者其他战舰,不会有任何还手之力。

男人关闭了通话系统,整理了一下黑色西装,轻声说道:“我看到被击毁的战舰在猎户座边缘燃起熊熊烈焰,c射线划过唐怀瑟之门,在幽暗的宇宙空间中穿梭”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略带颤抖的声音在这无尘的空间悄然落下,弥散殆尽。

他望向漫延的陨石带,舷窗倒映他的双眼,仿佛利刃出鞘。

这时房间亮起暗红的灯光,凄厉的警报撕裂平静,同时舰体传来密集且剧烈的异响,在陨石带之后跃出无数异形。这些异形像极了长着两个毒尾的蝎子,但是它们有着好多只更长的腿,大小也好比一节火车。

舷窗的护板自动关闭,男人走出房间。

通道中也闪着暗红的灯光,广播里舰载电脑正在汇报敌情:“遭遇三级异形埋伏,建议出动机甲部队。”一般羽级战舰上会搭载六台战斗机甲,但是这艘战舰上一台都没有。

广播中传来舰长的声音:“执行官,我们处在陨石带,无法加速摆脱这些异形,而且这里非常接近坐标位置,请指示!”

“我知道了,熄灯吧。”被称作执行官的男人说道。

异形穿过能量护盾,正在用酸液和激光切开金属,他们冲进来会用锋利的爪牙将人钉在墙壁上,砸碎颅骨,吮吸其中的脑浆,再将尸体撕裂,吸尽血液,把残骸抛出飞船。

这些在极度恐惧和痛苦中被折磨致死的人类,其灵魂永远无法得到安息,会带着强烈的怨恨飘入虚空,被恶魔收集起来锻造绝望之刃,用以打破现实与虚空之间的屏障,并屠戮现实宇宙中的生灵。

但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因为男人不允许。虽然战舰已经卸载了所有战斗装备,没有任何攻击手段,但是有他在。

男人走向舰尾,皮肤中渗出一层黑色金属,这些流动的金属最终凝固,像铠甲一样覆盖全身,圆形的面罩黑色遮上男人浓重的眉眼,亮起一道暗红,看起来就像一个摩托骑手。男人随手拎起靠着气密舱墙壁立着的扳手。

原本装载机甲的仓库门打开,从中走出两名格外高大的绝境战士,他们身披黑色的动力甲,冷酷地如同雕塑。

闸门关闭,战舰引擎关闭。舱门打开,绝境战士依靠磁力靴在战舰表面突进,相对于异形,绝境战士显得有些矮小,舰长在全息投影里注视着一切,异形落在战舰上与绝境战士对峙,就像凶猛的狮子要扑杀不知天高地厚的野兔。

绝境战士作为极其特殊的部队,很少有人看到过他们战斗的姿态。通常遇到这种好比一节火车大小的异形,都会出动战斗机甲进行清理。因为接舷作战使用热武器很容易打伤舰体,所以战斗机甲也只能凭借其出色的机动性以及强大的力量和异形近身肉搏,战况往往都非常惨烈。

舰长忧心忡忡,那些异形的敏捷程度远超人类,驾驶员在机载电脑的帮助下才能勉强与之战斗,它们力量惊人,可以用蛮力扯下机甲的战斗臂。

绝境战士的外骨骼动力装甲虽然能提供一定的力量增幅,但是和战斗机甲的相差甚远。况且没有电脑辅助,只凭借强化后的神经系统,可以跟上异形攻击的速度么?

舰长感觉在体量悬殊如此之大,而且不能使用热武器的情况下,这两名绝境战士会被异形直接撕碎。而那个男生身上的装备虽然他从未见过,但看起来连维生系统都装不下。

但是他多虑了。

一名绝境战士闪身躲过袭来的尾刺,然后一刀砍做两节,接着向前飞扑,从异形腹下穿过的同时,用战刃将其分成了两半。

另一名绝境战士被两只异形围攻,他用战刃砍断一只长腿,同时打开了肩部的火箭系统,破甲火箭精确制导,将另一只异形炸得粉碎。

男人拎着扳手走向了异形最多的舰桥,他拎起扳手,重重砸进异形的两眼之间,异形巨大的头颅上出现了一个同样巨大的凹陷,抽搐了两下便飘离了战舰,成为了一块随处可见的宇宙垃圾。

男人走着一条笔直的线,他不躲不闪,无论是尾刺还是毒牙,在这条线上存在的一切都在触及他之前被他的扳手砸烂。男人不像是在战斗,更像是打铁,每一击迅捷,准确,却又伴随着粗重的呼吸,仿佛裹挟着积蓄千年的力量,他开始大踏步向前,仿佛要踩碎一切敌人,而执行他意志的扳手击碎异形的甲壳,击碎它们骨头,击碎它们的内脏。